第35章楚玉儿示威-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35章楚玉儿示威

    第35章 楚玉儿示威

    门房见她两手空空,明显说谎,砰一声关上了院门。

    轩辕炙的书房。

    一名月白衣袍的男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喝得津津有味。

    “怎么?难道你凌府连茶水都喝不起了?”轩辕炙不满一壶茶都被凌墨喝了。

    凌墨讪笑着放下茶盏,“王爷,你也太小气了。我可是为你鞍前马后,累死累活的。”

    “给我。”轩辕炙不客气的向凌墨摊开手。

    凌墨肉疼了半天,才从怀里摸出一沓银票,“这是三百万两,你要这么多银子干嘛?我就算是开钱庄的,也早晚得让你败光。”

    “自然有用。”轩辕炙收好银票要走。

    “王爷,我听说水润斋是王妃手上的铺子,楚家什么时候舍得如此大出血了?”

    “不该你管的事,少操心。”

    凌墨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他实在是太好奇了,他经营了这么多年,才在中央街只有一间铺子好嘛!

    “王爷,你这钱是要干嘛用?”他起身截住轩辕炙。

    轩辕炙扫了他一眼,“左翼营损失惨重,我从虎卫营调人补了进去。”

    “啊!”凌墨张大嘴巴,“那虎卫营不是缺人了?”

    轩辕炙鄙视了他一眼,扔下他一个人走了。凌墨慢悠悠又喝了一壶茶,舔了下嘴角,看来王爷要有大动作,要充实虎卫营了。

    钱得花在刀印上,如果是正事,别说三百万,就是再来三百万,他也不心疼。

    凌墨忽然好奇心大起,他决定去看看楚倾瑶。

    等他找到碧落院,就看到楚倾瑶正坐在青石上看书,平静淡然,娴静优雅,这和传说中的根本不一样。

    “你是谁?”他一进来,楚倾瑶就发现了。

    “路过的。”凌墨忽然想起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处理,扭头就走。楚倾瑶愣了下,又继续看书。

    正巧红檀听到声音从里面跑出来,“王妃,那是王爷的朋友凌墨,天琼第一富甲凌家的大少爷。”

    楚夫人到了宫里,连皇上面都没见到,就被挡了回来。皇上让人给她带了一句话,听说炙王中的毒是楚家嫡女解的。

    楚夫人心咯噔一下,知道皇上这是不满了。

    “楚倾瑶,你这个扫把星,老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饶不了你。”

    她怒气冲冲的回了相府,楚玉儿迎上来。情绪低落,“娘,皇上怎么说?”

    “都是楚倾瑶那个死丫头惹得祸,皇上怪罪到楚家头上,根本就没见我。”楚夫人越想越气,两手按在楚玉儿肩头,“玉儿,你说,那个死丫头怎么就突然会医术了?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楚玉儿脸一白,肩膀被娘掐得好疼,尖声道,“娘,她怎么可能会医术?要我说一定是别人医好了炙王,功劳被她抢了来。”

    楚夫人摇头,“可娘早就听说确实是她医的。”

    “我不信。我马上就去找太子,他一定知道真相。”楚玉儿推开楚夫人。

    太子殿下今天心情不错,一听说她来便迎了出来。

    “睿哥哥。”一看到太子,楚玉儿立马心花绽放。

    “玉儿,我听说楚相中毒还未醒,正要去相府探望呢!”轩辕睿向她伸手,她自然的把手递过去。

    等进了太子寝宫,轩辕睿挥退下人,两人相拥而坐。轩辕睿忽然来了兴致,手直接伸到了她衣襟内。楚玉儿脸一红,身子僵住,羞怯的问,“睿哥哥……你……要做什么?”

    “玉儿,我已经向父皇提了成亲之事,父亲已经命礼部在选日子了。”

    这话正是楚玉儿想听了,她惊喜的扑到太子怀里,“睿哥哥,你真的要娶玉儿了吗?”

    “玉儿,你若不信我,我就证明给你看。”

    春光无限,一室暧昧。

    许久,当一切安静下来,楚玉儿才害怕的哭出来。

    轩辕睿搂过她,“玉儿,你怕什么,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管将来我有多少女人,你永远是我的正妃。”

    楚玉儿深情的唤着,“睿哥哥,玉儿爱你。”

    轩辕睿挑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玉儿,你就安心等着做我的太子妃吧!”

    楚玉儿甜甜的笑了。楚倾瑶,只要我成了太子妃,将来就是一国之后,到时候,我一定要把你狠狠的踩在脚下。

    这一趟太子府之行,楚玉儿被太子迷得七荤八素,不但失了身,连正事也忘了问。

    楚夫人好不容易盼到女儿回来,一眼就看到她的不同,眼神突的凌厉起来,“玉儿,你是不是……”

    “娘,太子说皇上已经允了我们的亲事,礼部已经在选日子。”楚玉儿心虚的抢过话头。

    对于现在的楚夫人来说,这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她拉住女儿,“那太子可提到了你父亲?”

    见楚玉儿一呆,楚夫人便知道这个女儿怕是早就忘了自己父亲。不由大怒,啪的打了楚玉儿一耳光,“你还长没长心?你父亲都快死了,你知不知道?”

    “娘,你打我?”楚玉儿捂住脸,哭着跑了。

    周姨娘听到声音,走过来安慰道,“夫人,皇上的意思在那摆着,太医院能解毒怕是也不会出手,如今我们能指望的只有楚倾瑶一人。”

    楚夫人心里正恼着,她才不会如了楚倾瑶的意,亲自去请她。就凭她也配?

    她故意不悦的盯着周姨娘,“既然主意是你出的,你就去把那个死丫头请过来给老爷解毒。”

    周姨娘躬身请罪,“夫人,我今日已经去请过了,王府的下人说王妃惊吓过度,无法见客。”

    楚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日遇刺之后,楚倾瑶都能回娘家打了她们母女,怎么过后倒惊吓过度了?她这是明摆着和自己较劲,想让自己向她低头呢!

    她活了半辈子,怎么可能向一个丫头片子低头。啊……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第二日一早,朱翠过来说,孙姨娘在佛堂晕倒了。楚夫人大怒,“没用的东西,干脆让她死在佛堂算了,不准给她找大夫。”

    楚夫人看了眼床上昏迷不醒的楚相,眼中划过一抹狠戾,楚倾瑶,你今日加在我身上的,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周姨娘,你跟我去炙王府。”

    “王妃,你说楚夫人会不会上门来求你?”青倚一脸笑意,她可是等着看好戏呢!

    楚倾瑶用书打了她一下,“我可不能等着她来求我,那我多被动。”

    “备车,本王妃要回娘家。”楚倾瑶从床上坐起来。

    上了马车,楚倾瑶道,“青倚,那日在楚家见你身手利落,你学过武艺吗?”

    青倚笑着道,“小姐捡到我时,她才刚刚成亲,有意让奴婢将来陪着主子,所以送奴婢去学了几年。”

    楚倾瑶乐了,“青倚,以后轩辕炙要是欺负我,你就替我出手教训他。”

    青倚傻了,她真心打不过炙王殿下啊!不过有她在,绝不会让主子被人欺负了去。

    “王妃,前边坏掉的马车好像是楚相府的。”车夫停下马车。

    “绕过去。”楚倾瑶毫不犹豫的吩咐。

    车夫一甩鞭子,马车向右一拐走了另一条道。等到了楚家,听说楚夫人去了炙王府,楚倾瑶和青倚对视,路上碰到的不会是楚夫人吧?

    楚玉儿听说楚倾瑶来了,因为不想给她行礼,憋在自己房里根本没出来。没人跟着捣乱,楚倾瑶也乐得自在。才一进楚相房里,就闻到一股腐肉酸臭味。

    楚相身上的毒一直没解,影响了伤口愈合,现在已是夏季,伤口已经烂到骨头了。她皱眉,难道这里的大夫真的连普通的蛇毒都解不了?

    如果一直不解毒,伤口就会不停的腐烂,直到感染而亡。

    她从系统中拿出一支血清给楚相打上,然后开始处理伤口,先用手术刀刮去伤口内外的腐肉,再进行消毒上药,最后拿出绷带包扎。

    如果楚相不是原主的生父,凭他对原主所做的一切,她绝不会救他。毕竟生养之恩大于天,他再不好,也是‘她’的父亲。

    给自己消毒之后,她才从房里出来。

    “楚倾瑶,你在房里做什么?”楚玉儿还是没沉住气,赶了过来。她用力向楚倾瑶推去,却扑了个空,差点摔倒。

    “红檀青倚,我们走。”见楚倾瑶无视她,她愤恨的拦住她,“楚倾瑶,礼部已经在选日子,我马上就要嫁给太子,成为太子正妃了。”

    楚倾瑶似笑非笑,“那真是恭喜。”

    “楚倾瑶,你那么喜欢太子,看到她要娶我,你心里不好受吧?”楚玉儿挑衅的上前一步,“他日我登上后位,你说这天下可还有你的立足之地?”

    楚倾瑶淡笑,“有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是炙王正妃,而炙王府上只有我一个女人。”

    据她所知,太子府上可是有了好几房侍妾。楚玉儿就算真的嫁进太子府,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楚玉儿才不相信炙王会一直不纳妾,不由反驳道,“你也不用太得意,炙王纳侧妃迎小妾是早晚的事,到时候你也不过是与人共侍一夫。”

    一想到轩辕炙还会有别的女人,楚倾瑶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别说她还没爱上他,就算已经深爱,她也不会委屈求全,与别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她,没那么大方。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先休了他。”她目中带笑,说得认真。

    楚玉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楚倾瑶这个疯子,竟然说她要休了炙王?“你以为你是谁?”她讥讽的呛声。

    楚倾瑶只当她是空气,带着红檀青倚回了自己在楚家的小院。

    既然回来给楚相医治,在他伤好之前,她就住这了。再说她这次回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娘亲的嫁妆全在楚家,眼看楚玉儿大婚在即,她可不希望嫁妆都被她带去喂了白眼狼。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35章楚玉儿示威》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