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皇后的杀机-残王毒妃-赛车比赛游戏网
残王毒妃

第59章皇后的杀机

    第59章 皇后的杀机

    可到底是什么毒,系统里没有记载,根本查不出。

    “娘娘,臣妾身子不适,不适宜饮茶。”明知有毒,她自然不会喝。

    皇后笑容扩大,“炙王妃的话倒提醒了本宫,本宫身子最近也不太舒服,太医也叮嘱我,不让我饮茶,正好厨房里还炖着补汤,不如炙王妃陪本宫喝一碗再走。”

    楚倾瑶恼怒,就因为一个轩辕炙,你特么就非要弄死本姑娘?还两手保证,茶水不行就换补汤,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

    “来人,把汤给炙王妃端来。”皇后显然是有备而来。

    楚倾瑶望着热气扑面的补汤,就差骂娘,皇后垂眸端起汤盏喝了一口,不觉赞道,“御膳房的厨子手艺就是好,本宫怎么喝都喝不够。”

    她一脸笑容,却不达眼底,若细看,便会发现她的眼里一片冰冷,似乎楚倾瑶今日非死不可。

    “既然娘娘如此喜欢,那臣妾还是不夺人所爱了。”楚倾瑶推开汤盏。

    “炙王妃客气了,宫中食材多,本宫爱喝让厨子接着炖便是,怎么也不能少了你的那份。”边说边喝了一口,一脸的享受,“炙王妃,快尝尝,合不合胃口。”

    楚倾瑶端着汤盏半天没往嘴里送,然后手一滑,汤盏直接翻了,手上立刻被烫起了一串水泡。“啊!”她故做惊慌的大叫着扔掉汤盏。

    皇后脸一沉,这炙王妃摆明了不想喝。可都烫成这样了,她也不好再紧逼。

    “炙王妃,你的手怎么样?”

    楚倾瑶眼角含泪,惊恐万状的举起钻心疼痛的手,“娘娘,臣妾有罪,拂了娘娘的好意,请娘娘恕罪。”她真不是装的,是真疼!

    皇后恼怒,可看到她那只被烫得面目全非的手,只好道,“下次有机会再请炙王妃喝,本宫累了,你退下吧!”

    出了乾宁宫,楚倾瑶还心有余悸,总觉得有事情脱离自己的认知,单单只是一个轩辕炙,至于让白柔芷几次对自己动杀机?

    心绪难安的出了宫门,上了车马急忙拿出烫伤的药膏沫上,觉得心好累,皇宫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来,心力交瘁的倚在一角假寐。忽然,拉车的马猛的一声嘶鸣,一只利箭穿透车板,夺一声钉在她肩膀一厘米外。

    她脸色一白,快速的趴下,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的箭雨,呼啸而至,外面传来一声惨叫,车夫死了。随后马车失控,不住的狂奔。

    她伸出双手,死死扣住车厢边缘的交接处,外面什么情况也看不到,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快,快躲开,那匹马好像发狂了。”外面有人惊呼。

    人声越来越大,到最后又渐渐远去,好在车速渐渐减缓,她空出手来掀开车帘往外看,这一看又是一阵心惊,至少有五名黑衣人跟在外边。这些人如果是轩辕炙的人,早出手救她了,所以只能是刺客。

    她快速的从系统里拿药,胡乱配置了点毒,准备一会与他们拼了。又是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她亲眼看着拉车的马轰然倒地,在翻车的瞬间,她急中生智从车上跳下来。

    本以为会跌得很惨,或是被射成刺猬。耳边忽然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她就落入一个让她安心的怀抱。

    她双手抱住他,身子不住的发抖,“轩辕炙,你怎么才来?”

    轩辕炙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无声安慰,等她发现自己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时候,已经被他抱回了碧落院。

    低头看了眼劫后余生的女人,轩辕炙阴鸷的眸子更加冰寒。今日,如果他晚去一步,这个女人就死了。

    一想到她会死,他就怒不可遏,想毁了身边的一切。这样的情绪只是出现一瞬间,便被他收敛,他不允许自己如此失控。

    他伸手一推,“你弄脏本王的衣服了。”

    楚倾瑶懵了下,刚才真是她的错觉,还以为他有多担心她,真是自己想多了。她退出他的怀抱,尴尬的捌开脸。

    “你负责洗。”轩辕炙脱了外衣,直接扔到她怀里,态度恶劣,语气粗暴。

    洗就洗,有什么了不起!楚倾瑶把衣服一扔,手劲这么大,估计把水泡都砸破了,好疼。

    “最近一段,宫里任何旨意你都不用理会。”他的眼神落到她红肿的手上,目光一戾,“谁弄的?”

    一提这事她就有气,语气不善的扬了扬手,阴阳怪气的道,“除了你的老相好白柔芷,还谁有这胆子?我见过太后之后,就被宫女带去了乾宁宫,她又是毒茶又是毒汤的伺候,本王妃真是受宠若惊。这一切,都是托王爷您的福,小的真是感激涕零。”

    轩辕炙阴着脸,这女人挖苦人的本事真是渐长。可他怎么听出了醋味?

    他对她伸手,“药呢?”

    楚倾瑶一愣,“什么药?”

    “烫伤药。”轩辕炙盯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本事将药藏起来,想用的时候再拿出来。”

    楚倾瑶大惊,他是如何知道的?她绝不能承认。

    她装傻充愣的看着他,“王爷在说什么?什么药?”

    轩辕炙的眸子更加深邃,最后黯淡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到最初。“七杀,去找烫伤药。”

    等药膏一送来,他就没好气的将她按到椅子上,用指甲沾了轻轻涂到烫伤的地方,药膏清清凉凉,很好的缓解了钻心的疼痛。

    他的手很好看,指节修长,指骨分明,静静在她手背上一遍遍画着圈圈,时间一久,竟然泛起了丝丝的酥麻,她身子一颤,再不敢看。

    涂好之后,他将药膏留下,“本王告诉你,她不是我的老相好。”

    这算是在对自己解释?

    等轩辕炙一走,红檀急忙上前,“王妃,你这手是皇后烫的?”

    “差不多。”虽然是自己有意为之,也是被白柔芷所迫。

    遇上这样的事,她想去韩家听听老夫人的意见,又怕自己和韩家走得太近,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没想到,午饭刚过,韩老夫人就上门了。

    “瑶儿丫头,快让外祖看看,伤到哪了?”炙王妃被太后召见,在回府的路上遇刺,已经传遍京中大街小巷。

    “祖母,我没事。”

    老夫人嗔怪的拉住她,心疼的直掉眼泪,“快跟外祖说说,这手是怎么回事?”楚倾瑶扶着她坐好,这才将自己上午进宫之后的事细细说了一遍。

    “白柔芷如此心胸,怎么就当上了皇后呢!”老夫人皱眉,“她逼得我韩家的女儿不惜烫伤自己,而她都不肯罢手,瑶儿,你再想想,可有什么事得罪过她?”

    楚倾瑶摇头,“除了王爷,瑶儿想不到其他理由,她还是贵妃的时候,就对我动了杀机。好在王爷及时赶到,这才有惊无险。”

    “祖母听说这次也是王爷救了你,他……最近对你可好?”

    “因为王爷,瑶儿才能全身而退,祖母放心,他一直对我很好。”

    老夫人叹了口气,“你还骗我,他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把你这个正牌王妃赶到了角落里,却让她登堂入室住进天寂阁,你这丫头……心真大!”

    “祖母,瑶儿会医术,有一技傍身,又有娘亲留下的大笔产业,还会过得不好?”楚倾瑶笑道,见祖毒更加担忧,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改口,“祖母放心吧!王爷对我好着呢!”

    为了让老夫人相信,她举起自己被烫伤的猪爪子,“祖母你看,这可是王爷亲自给瑶儿上的药。”

    “你这丫头,就会安慰人。”

    “正好今日有时间,不如瑶儿替祖母检查检查身子。”扶着老夫人上床躺好,楚倾瑶假装替她诊脉,这边已经开启了医疗系统。

    结果出来后显示,血糖偏高,其他都正常。这可不是好现象,万一得了糖尿病就麻烦了。她走到一旁打开药箱,从系统中取了四板降糖药,又拿了两袋降糖茶。

    见老夫人一脸紧张,她轻笑着扶起她,“祖母,您身子好着呢!不过以后得少吃点甜食。”

    老夫人一愣,“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最近爱吃甜的?”

    “脉上显示出来的。”她脸一红,不得不说慌。

    叫过老夫人带来的丫环,将降糖药降糖茶的服用方法一一告诉她,特别强调,让她一定要控制老夫人每日进食甜食的数量。

    本想留老夫人用了晚饭再走,可她执意回去,楚倾瑶只好亲自送她出府,路上,她有几次想问老夫人知不知道自己亲身父亲是谁,又极力忍下。

    其实,谁是她的亲生父亲根本不重要,如果他心里有这个女儿,为何这些年从未寻过她?还是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儿的存在?

    上车之前,老夫人拍拍她,“楚亦雄一家走了也好,但你还得提防着范青菊,我听说楚玉儿没了。”

    楚倾瑶呆住,她死了也好。

    送走老夫人,她还没进府,贺兰唏就叫住她,“楚倾瑶,你给我站住。”

    “你有事?”

    “素如一在哪?”

    “天寂阁。”

    贺兰唏扬着头从她身边挤进府门,回头看了她一眼,“楚倾瑶,你可真没用,都让人登堂入室了,还在装聋作哑。”

    楚倾瑶神色清冷,她和轩辕炙之间还达不到为了他要死要活,去和其他女人争风吃醋。若他在意自己,就会处理好素如一。

    “贺兰唏,你死了这份心吧!王爷娶谁都不会娶你。”这不是秃头的虱子明摆着,明明知道贺兰将军与轩辕炙一条心,还封了他女儿为郡主,就是想分化他们的势力,若是贺兰唏嫁进炙王府,只会更加强大轩辕炙。

    皇上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贺兰唏脸一白,有种小秘密被人揭穿的羞怒,“楚倾瑶,你算个什么东西,要你管?”

    楚倾瑶冷笑,言尽于此,多说无益。她将贺兰唏扔下,悠然的回了碧落院。没一会,红檀就跑进来说,贺兰唏和素如一打起来了。

    “打吧,打吧,看谁最后能得佳人一笑。”她忽然想到了这句,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对。轩辕炙哪里算是佳人,顶多算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在笑什么?”轩辕炙忽然从外面进来。

    她的笑立马僵在脸上,尴尬极了。他走到近前,居高临下的俯视,“跟本王说说,什么事让你笑得这么开心?”

《残王毒妃》最新章节《 第59章皇后的杀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46/146861/40197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