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虚惊一场-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虚惊一场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谁心里都没底。

    不过,好在众人见势不妙,出手得及时。那巨大的裂缝很快就得到了控制,没有再继续破裂。

    而这时,他们也看到了一个黑影自西南的天边掉了下来,随后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嘭”。

    天摇地晃,一时间更加的剧烈。

    众人皆是心底一沉,猜测着刚刚看见的那巨大的黑影究竟是什么?那东西撞破了天幕掉下来的时候,其外包裹着浓浓黑雾,根本看不清情况,且,他们相隔太过遥远,也感知不到那么远的地方,究竟是何气息。

    为今之计,也容不得他们分心去查探,眼前还是要尽快修复天上巨大的裂缝,其他的,只能延后再议。

    云月瑶眼眸深沉,一众顶尖大能全被牵制住了,无暇他顾。这样的局面,若真是敌袭,那岂不是很危险?

    而与她想到一处的,还有不少本就精明之人。且,他们比云月瑶想得更深更远。

    就在凌云龑等大能们修补裂缝的时候,低空悬浮的众修士都在戒备着西南方向,生怕自己一个没留意,就会有一群可怕的家伙冲过来。

    有些人甚至巧妙的,将自己的身形隐于他人背后。打算情况不对,立马就逃。身前有人阻挡,起码能够拖延出足够的时间,让他们逃跑了。

    个人心思不同,却同样都是心弦紧绷着。

    可直到一众天尊与地尊强者,齐力将天幕上的巨大裂缝修补好了,西南方自那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响以后,也再没出现任何异动。

    众人疑惑,这是什么情况?那掉下来的黑乎乎的东西又究竟是什么?

    地面至今仍有余震,没任何人打算落地去感受那天然的震动按摩,即便如无极剑宗这般,有巨大的护宗阵法,宗门内没有倒塌一间房屋,也没人愿意落地。

    笑话,那么剧烈的颠簸,即便没危险,他们也不想把自己的脑子颠成豆腐脑,更不愿肠胃不适。

    他们可是仙气飘飘的修仙者,那么有损形象的事情,太丢人了。与他们高贵的气质不符。

    然而,修为高的还好,修为低的,比如小炼气,可是受不得长时间驾驭入门飞剑的。

    这一点,反应过来的外门长老们,纷纷拿出叶舟来,将小炼气们整合起来,让他们老实待在叶舟上。

    筑基期的弟子们,也被执教师兄们聚拢到了一起,然后被安置到了长老们抛出的楼船上,暂时休息。

    金丹期以上的,都有自己的法宝,相对就自由了许多。

    他们在天上飞个十天半个月都是小意思,根本不担心会法力枯竭。

    云月瑶在看了会儿热闹以后,也看见了不远处,丹峰上的那些杂役和弟子,不远处,还有面前飞起来的炎炽霞和舒舒、月月三人。

    她手一挥,放出了灵器马车,让舒舒三人进去了。

    又拿出了三叶叶舟,将那些小杂役和低阶弟子们,都安放了上去。这才继续坐在鎏金瓶上看热闹。

    她懒得以自身灵力控制叶舟,直接给叶舟安置了中品灵石,如此,漂浮一个月都不成问题。

    灵器马车亦然。

    而当天幕上的巨大裂缝被修补上以后,已经是三天后了。

    众人也就如此在天上漂浮了三天,因为地上的余震始终未歇。谁也不曾落地。

    只是漂浮着的众弟子还好,可是苦了一直在修复裂缝的众尊者大能们,还有坐镇阵眼的一众宗门长老。

    如此情况虽然糟糕,却也让人庆幸,庆幸天幕裂缝中,明显以肉眼就可见的巨大罡风乱流没有砸下来。

    这也是众天尊大能们的功劳,若非他们极力压制,恐怕裂缝还没修补上,那地裂的堪比**级地震的震动,加之这每一道都堪比出窍期剑修,全力一击的凶猛罡风乱。两厢夹击之下,别说是修仙界,就是整片仙灵大陆也要毁于一旦。

    天幕被修补好,余震也越来越弱了。想象中的敌袭依旧丝毫没有动静,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情况。

    但是,谁也没有在这个时候,自告奋勇前去查探。

    高阶战力,目前都疲惫不堪,需要时间调养恢复。谁也不愿这时候去找事儿,万一暴露了他们这边这么大的弱点,岂不是前去给人家递刀子,自己找死?

    所以,修仙界最终决定,将八个可传送到修仙界的传送大阵,都暂时封禁了。

    这样,以修仙界的巨大隔绝阵法结界,也能抵挡上一阵子。而这些时间,足够虚耗过度的高修们恢复了。

    可奇怪的是,直到高修们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战意盎然。阵法也再次被恢复时,西南方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这究竟是神马情况?

    其他地方不知,凌云龑是坐不住了。

    他乔装改扮了一番,又是一身破破烂烂的直奔西南方,打算去查探个究竟。

    云月瑶很想跟着去看看,可基于自己到哪哪出事的特殊本领,最后还是放弃了。

    凌云龑直奔西南方向遁去,一直飞到了血海的边沿,这一路都没看见那个黑色的东西。

    但是,越往西南而去,所见景象就越是凄凉。

    修仙界位于最中心的核心地带,那里被波及的余震都那么凶悍了,靠近西南方向的世俗界会变成怎样,可想而知。

    西南方向是五小国之一的襄国。西方接壤夜国,南方接壤巴国。越过襄国国境,再往西南而去便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血海。

    凌云龑站在血海边沿,眼神有些怪异的想着,那黑色的东西,不会是掉进血海里了吧?

    若真是如此,那他也无法继续查探了。

    因为这血海之中的凶险,连他都不敢轻易涉足。血海的面积,与修仙界被圈进的面积大体相同。

    这其中九阶妖兽的数量,也比修仙界的分神期大能少不到哪儿去。

    这个,无从印证,因为有那好奇心去一探究竟的,就没一人活着回来过。

    凌云龑站在血海边踌躇了一阵儿,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心中想着,也许这就是上界掉下了一块大陆而已。

    就如当年仙灵大陆掉落下界一样。

    如果并不是,那也应该没威胁了吧?谁让对方派遣下来的大部队,直接掉进了血海中呢?

    血海,可是水中妖兽的国度,人族的禁地。若真是上界攻打他们的人掉进去了。那可真是苍天有眼了!

    这般向着,凌云龑好心情的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而他并不知,在血海的底部,一只巨大的庞然大物,在修养了这么多天以后,猛然睁开了眼睛。

    那些一直在观望的九阶妖兽,此刻都像朝圣一般,匍匐在那庞然大物的周遭,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好奇而又敬畏的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不知是何物的大家伙。

    ......

    夜国和巴国离血海太近,如此大的变故突生,两国都有不同程度的灾情,尤其离得最近的州县,在三天内,经历了多次的地龙翻身,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别说是活口,那些地方的地貌彻底改变,已经回归到荒山野岭的程度。

    而稍远一点儿的地方,到处都可见房屋倒塌,哀鸿遍野,饿殍满地的情景。

    两大国都已经如此了,襄国就更惨不忍睹了。除了国都的阵法还算牢靠,免了灭国一劫。靠近血海一侧的半个小国的郡县都付之一炬,成了荒原土丘。

    夜清寒才坐稳国君的位置两年,每天政务繁忙,却还要经常听着大臣们撕逼,还有劝谏他广纳后宫,开枝散叶的。

    夜清寒烦不胜烦,他才继位的时候,就把后宫给解散了。说其内藏污纳垢,他洁癖严重,见不得这些。

    众大臣当时就闹过一拨,可惜并没什么卵用,众大臣的威胁,夜清寒只给了两个选择,要么接回去,要么建祠立庙,将人送去守皇陵,青灯古佛度日。

    众大臣一听,都急了。可他们浑身解数用尽,这位新上位的夜帝根本不吃他们那一套。

    不仅如此,还被这位年轻的夜帝杀鸡儆猴,下马了几位顽固派的众臣,查办了几个世家,更是广纳言路,启用寒门子弟入朝为官。

    为朝廷引进了一股清流,涤荡朝纲。原本朝堂之上拼世家,比身家的风气瞬变。

    就在夜清寒要让寒门一派都监建造静慈庵堂,安置那些个先帝女人们的时候,众臣和各个世家只能不甘的接回自家的女眷。

    解决这批女眷的时候,还有一事随之爆发。

    那就是当年的赫连皇后,竟然给众妃嫔下了药,致使她们多年无所出,直到色衰爱驰被帝王忘记,身体更是会一日不如一日快速的枯萎衰败。

    这事一被爆出,那些精心准备着,想要自家女眷携子上位的朝中权贵也好,想被提携的世家也罢,无不震动。

    可惜,人已故去,赫连家都没了,再想什么也是白想。只能愤愤不平,心思更加深了。

    当夜清寒将这个消息带给被迫退位的“太上皇”时,原夜帝被打击得不轻,没过多久,听说就有些痴痴傻傻,疯疯癫癫了。

    夜清寒耸耸肩,太不禁打击了,这心理素质不行啊。

    三年来,夜国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变革,经过夜清寒的治理,夜国的强盛有目共睹。百姓们自然拥戴这样的明君,更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而三年后,就在天幕被撕开一道口子之前,正是那些老臣们自持身份,再一次闹腾着,要让夜清寒广纳后宫,高呼夜国不能绝后等云云。

    夜清寒正烦躁,猛的一拍桌子,下面一下子落针可闻。也就在这时,恰巧就发生了后面天崩地裂的一幕。

    众臣被吓得都快尿了,这,这这这,虽说帝王一怒万骨枯,虽然他们的帝君是修仙得了长生的仙长。可也不至于,就那么一拍桌子,大地都在摇晃不息了吧?

    众臣懵逼脸,正想再说什么,却见他们的帝王一脸凝重的下令开护国大阵!

    众臣这才明白,这是要出大事了。

    就在下一波更为猛烈的震感袭来之前,夜国的护国大阵被开启。一层层光幕向外延展而去。

    首先是夜国皇宫范围,其次是夜国帝都被包围,接着每一州之地就会亮起一层光幕,直到国境边界。

    然而这么强大的护国大阵,在灾难结束时,却是被破除了外围两层光幕,损失已经不能以惨重来形容。

    不过,能保全大部分的地界,没有直接被灭国,劫后余生的众民们都十分感激新帝。

    若非新夜帝当机立断,开启了护国大阵。夜国的损失绝不会只是外围那种程度了。

    而且,在灾情一过,夜国各地就出现了大批量的救援军赶赴。速度之快,让原本担忧害怕的普通百姓们,再一次看到了曙光。

    夜清寒指派救援的队伍,都是寒门子弟带队,另外,还会有影组和夜组成员随行。

    所以,效率比起那些摆足了官威的老顽固们,可是要快太多了。

    而被派遣的寒门官员,都暗中猜测这是夜帝给他们的机会。一个亲民立功的机会!

    这样的一次机会,既能在百姓们面前刷好感,打响自己的名声。也可以因为百姓们的拥戴,进一步得到夜帝的赏识。

    这就是白送给他们升官的机会啊!

    一众寒门官员内心激动,他们早就看得出,夜帝有心培养起他们这股势力,用以平衡朝纲。如今,一有机会,夜帝就会提拔他们。

    这让他们对夜国,对自己日后能在夜国一展抱负,充满了期待和信心。

    ......

    一直乖乖待在宗门,没敢瞎跑的云月瑶,等到凌云龑回转以后,就急急前去问明情况去了。

    当听说,那不明物体掉进血海里去了的时候,她的表情是一脸懵逼的。

    她看过的书也不少了,自然知道血海是个什么地方。

    掉进那里面,那不是直接掉进了九阶水中妖兽的老巢里了?这......如果只是上界掉下来的一块大陆还好,若是上界空投下来的人......

    云月瑶只想说,他们这也太惨了点儿吧?

    那种地方,即便那些掉下去的人全都实力高过分神期,可那又如何?在仙灵大陆的天道之威压迫之下,再高的修为,也会被压制到分神期。

    云月瑶为那些,准头实在偏的可以的家伙们,点了根蜡。空投哪有不瞄准点儿的?要空投也知直接丢进修仙界吧?

    丢到世俗界去,还丢尽血海,上头的人,确定不是在给那些妖兽们投食么?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虚惊一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