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亲自报仇(月票加更章)-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亲自报仇(月票加更章)

    晚饭时,云月影差人来将云月瑶叫过去。

    云月瑶心里的弦紧绷了一瞬,旋即让自己保持冷静。依旧一张面无表情的高冷样子,跟着来人去了膳堂。

    世家大族之中,主次嫡庶分明。即便是饭厅用膳,都是不同桌,甚至不同堂的。

    故而,云月瑶来到膳堂大厅中,这里就只有云月影坐在那里。

    云月影傲慢的瞥眼,看了那个让她憎恨无比,却怎么都搞不死的妹妹一眼。心中的愤恨化成了剧毒,将她的心脏浸染成了墨黑之色。

    云月瑶飞快的扫眼,转而便微微垂头,眼眸自然而然的低垂,一副恭敬怯懦的样子。

    这一眼,她可是看清了她这位好大姐,眼神中跟淬了毒一样。

    她再次感叹,曾经的自己灵智未开,连个眼色都不会看,一点危机感都没有,想想都觉得无奈。

    云月影见云月瑶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心中得意,这小蹄子终究还是害怕自己的。

    但是,看她半天也不过来,她又不满的呵斥道:“还不赶紧过来?你要磨蹭到饭菜都凉了吗?”

    被这么一吼,云月瑶这才一步一迟疑的上前,她曾经就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如今伪装起来,一点子难度都没有。

    等她来到了桌旁,却不敢坐。

    云月影迫切的想要这小贱人把药吃了,再让她磨蹭下去,药效就要过了。于是,她再呵斥道:“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你是死人吗?还不赶紧坐下吃饭!我怎么就会有你这个榆木疙瘩样的妹妹?”

    说罢,一拍桌子,再次呵斥:“还不快吃?废物!”

    云月影没呵斥一句,云月瑶就配合的一抖身子,那样子,像极了毫无主见,胆小怯懦的小白花。

    娇柔而又可怜。

    看见这样的云月瑶,云月影不止不爽,心中反而更恨!

    她简直都快忍不住,想要冲上前去撕了对方,撕了她那张比自己漂亮的脸蛋儿,撕了那能魅惑人的清纯小白莲的美!

    可想想今晚的计划,现在撕了她,太便宜她了!本来,四岁的时候,她若是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可她非要执着的活着,挡她的路。那她便要让她生不如死,不是清纯善良么?那她就要让她沾满脏污,她倒要看看,到那个时候,这小蹄子那双懵懂干净的眸子,是不是依旧还能那么漂亮?

    云月影愤愤,这么个没有脑子的东西,她凭什么处处都比自己强?她几乎拥有了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她凭什么?

    云月瑶在云月影愤恨的眼神中,微微颤抖着身子,缓缓坐了下来。

    即便是坐在了椅子上,身子却是只挨着了一点子边儿,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连坐都不敢坐得实在。

    看着云月瑶坐下了,云月影给下人们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云月瑶见此,眸中精光一闪。只是她低垂着头,对面的云月影并没能看见。

    云月瑶放在膝盖上,遮在袖子里的手动了。

    云月影并未发觉异常,再次呵斥她赶紧吃。

    云月瑶看了看桌子上的膳食,心中冷笑。她的好大姐那一边满桌子都是她爱吃的菜,而她的那一边,只有一碗粗面。

    还是一碗加了料的粗面。

    云月瑶布置好了阵法,张开了她的幻术结界。之后,人便隐没到了阵法之中,消失在了原地。

    而她所坐的位置上,却还有一个唯唯诺诺,正在捧碗吃面的云月瑶。

    云月影见云月瑶吃了加料的粗面,心中快意猛增。今晚,就是她这位二妹妹的享受的时候,啧啧啧,这张小脸蛋,得迷倒多少臭男人?

    云月影有些迫不及待了呢!这一高兴,也觉得饿了,立马拿起了牙箸,惬意的吃了起来。

    夜半时分,云月瑶陡然双眸弹开,眼中一片清明,丝毫不见初醒之人的迷蒙困顿。

    她手诀一捏,身上的衣服就穿戴整齐了。

    这些小术法,只有入了山门修行,入了内门才可学习。

    如果有人见到云月瑶能使出这么一手来,肯定会被震惊到。当然,云月瑶也将就此暴露她不是原装货,会被悄然处理掉。

    不过嘛,这个时候还能注意她的人,此刻估计药效快要发作了。

    云月瑶悄隐匿术,隐息术,配合着云烟术全开,无声息的溜出了房门,来到了云月影的房门外。

    此时正是所有人最为困乏的时间,带队的并非大长老,而是执法堂的一名副职长老。

    这位长老是并不上心,还是被买通了,云月瑶并不知。

    但是,她知晓的却是,前前世的今晚,她被云月影陷害,并无人出面阻拦。那么,风水轮流转,今日她前来报仇,自然也不会有人来管。

    云月瑶贴近云月影的门外时,一股淡淡的青烟,就这么悄然顺着门缝遛了进去。

    云月瑶屏气凝神的感知着,确定其内的所有人都中了她的幻术以后,这才再次云烟术使出,从门缝遛了进去。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内寝,看到床上脸色泛红,正不安扭动着的云月影,云月瑶眼眸一片冰寒。

    云月瑶手诀一掐,牵引术锁定了云月影,将人就这么提溜着,打开了窗户,带着人出了房间。

    转头,云月瑶还不忘一个除尘决甩出去,将自己的气息清除。

    做好了这一切,她便化成了一片雾气,包裹着云月影消失在了云家客栈。

    云月瑶两度去过事发地,也算熟门熟路。

    故而,她很轻松的就来到了那个雇佣兵驻扎休息的位置,将人丢进了雇佣兵的队伍中,立马撤离。

    那只低等雇佣兵队伍听到了声响,开始还以为是敌袭。

    众人乱糟糟的爬起来警戒时,却不曾想,也不知从哪掉落在此一个大美人儿,正在他们面前自导自演,表演一出活色生香的色诱戏码。

    这可是真正的色诱哇!这么美的人儿,平时他们都只能远观,就连去一趟勾栏院,那些炉鼎花魁也没眼前的这没人这么漂亮。

    也许,这就是灯下看美人的不同?不对,应该是火堆旁看美人,越看越动心。

    然而他们动心的结果,就是一群人一拥而上。这个时候,谁抢到就是谁的。

    那一边,一群粗野的低等佣兵在疯抢大美人儿。这一边,云月瑶已经快速的抹除了沿途的痕迹,并无声无息的潜回自己的房间。

    回房后,她迅速脱了外衣,钻进被窝。

    直到这时,她才松了口气,小手按住明显跳动快了几分的心脏。有种大仇得报的轻松快意。

    而她并不知,她做的这一切,都被暗处的一双眼睛全程围观了。

    暗中打算英雄救美的夜清寒:

    他此时的内心的无数个“卧槽”的。他敢完全肯定了,眼前这个瑶瑶就是他的瑶瑶无疑了。

    他以为,她会因为回到这熟悉的恶梦中,陷入低糜。甚至因为束手束脚,会无助的再次被陷害。

    他以为,她会等着他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之中。

    可是,当他一夜没睡,一直藏在暗处,打算随时保护她时。他家瑶瑶竟然彪悍的自己解决了这一切!

    他连帮她扫尾的工作都没份儿,小丫头精着呢,考虑的十分周到。

    只不过,她的幻术还会留下些蛛丝马迹,他随手就帮忙抹去了术法。只是,附在自己的身上做这样的事情,着实需要付出点代价。

    不过,区区代价,与瑶瑶的安全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如今,看着瑶瑶亲手报仇,他便不需现身了。

    他也不清楚,瑶瑶现在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上一个虚幻的梦境里,看到瑶瑶看他时,那陌生茫然到后来戒备的眼神儿,深深刺痛了他。

    所以,他怯了。

    因为在乎,因为害怕再看见一次那样的目光,他不敢贸然蹦出来。

    只要她安好,忍得一时无法相见又如何?况且,明天的戏码,想来也需要他配合的吧?

    那么,他不是就有了堂堂正正出场的机会了?

    夜清寒这般想着,唇边不自觉绽放了一抹微笑。

    这一夜,他都没有离去,未免发生意外的情况,他一整夜都守着他的瑶瑶。

    直到天快亮了,下一场戏码要上场了。夜清寒这才不舍的看了瑶瑶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才回房,换了身干爽衣服。在外面蹲守了一天,未免被瑶瑶发现,他没施法。深更露重,尤其如今才入春季,乍暖还寒,正是冷得刺骨的时候。

    夜清寒运转着功法,将这一夜入体的寒气逼了出去。

    消除了自身的异样以后,他这才靠在了美人塌上,休息一会儿。

    天色越来越亮,已是用早膳的时辰。云家客栈的后院开始有了动静。

    夜清寒嘴角微勾,好戏要来了。

    他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袍,用过早膳。确定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转身带着夜一前去“凑热闹”。

    昨夜,夜组暗卫都被他勒令留下,一人未带。更不许他们多事,不该看的别看。

    夜一等人担忧主子的安危,想要反驳,却被夜清寒冷眼一扫,立马乖得像鹌鹑一样。

    所以,虽然他们都知道自家主子出去了,却没人知道,自家主子去干嘛了。

    而且,这才用完膳,怎么就有兴致要去后院了呢?

    夜一在心中腹诽着,不过,看着去的方向是往云家的院落。

    夜一眼珠儿一转,他记得,与自家主子订婚的未来太子妃,好像今次也来了。

    难道主子这是想去看看未来媳妇?

    虽然,那位未来太子妃是夜帝为表关心亲子,给太子订下来的“续命良药”。

    但是,是否真能续命谁人又知呢?也许这位太子妃与主子一圆房,就会冻成冰雕了也说不定。

    犹记得近日,自家主子病情发作的时候,有位宫女想要趁机献殷勤,却因为触碰到主子的手而冻成了冰雕。

    而且,他觉得夜帝别有所图。

    自家主子娶了天阴之体的女人做正妃,也就注定与帝位无缘了吧?

    夜国,绝不可能让一位极品炉鼎体质,被天下人不耻的女子做皇后的。

    夜一觉得,自己都快操碎了心,可自家主子又是个我行我素的脾气。

    就在夜一胡思乱想的时候,二人已经来到了云家的院落外。

    此时,就连他也留心到了院内乱哄哄的,好似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一转头小心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不会里面的事情,跟主子有关吧?或者主子是知道内情的人。毕竟,主子彻夜未归,可能就蹲在这里看好戏了。

    夜清寒凉凉扫了夜一一眼,这一眼中,警告的意味十足。

    夜一立马会意,面上紧绷,目不斜视,再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

    夜清寒见此,心中满意,即便是这个时候的夜一,也是他的得力手下。

    转身,夜清寒端着太子的威仪,龙行虎步的迈入云家大门。

    见是太子来此,云家的下人都很恭敬,恭敬虽恭敬,却并不怯懦。也就是守个本份。

    夜清寒来到了乱糟糟的地方,那里,正是瑶瑶的房门外。

    见此,夜清寒的脸色就是一沉,冷冷一哼。

    那一声,冷得直掉冰渣子,好似周遭的气压都跟着温度一起低了不少。

    闹哄哄的现场顿时一静,众人回头,就见到了夜国俊美的太子殿下,沉着脸,一脸冰寒的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众人齐齐一抖,这位太子殿下好冷。

    比他们先一步抖了三抖的,则是夜一。无关其他,条件反射而已。

    院中安静下来以后,执法堂的云副长老上前见礼,客气道:“见过太子殿下,不知太子殿下来此,还请恕不敬之罪。”

    话说得很是客气,神态和举止却是平起平坐的态度。

    夜清寒也不当回事儿,四大世家之人大多如此。

    他淡淡应了一声,算是揭过。转而故作不知的问道:“这是演的哪出戏?一大早的,偌大的世家竟然没了规矩?”

    云副长老脸上有些挂不住的说道:“这个,都是家丑,让太子殿下见笑了,额,呵呵。”

    夜清寒不接招,转而看向了衣服没穿齐整,就被几个粗使婆子拽了出来的云月瑶,心中恼怒。

    手一挥,就将那几个婆子扫到了地上,几人惨叫一声,跌了个四仰八叉。

    云月瑶眼中有异样划过,却赶忙垂头,怯懦的缩着小肩膀,丝毫不露破绽。

    夜清寒眼中有笑意一闪而逝,却依旧冰冷的开口道:“衣衫不整成何体统?还不速速回房穿戴整齐。”

    无人阻拦,云月瑶转头就钻进了房中,心中猜疑,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当初可没有这档子事情的!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亲自报仇(月票加更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