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告别夜国-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告别夜国

    二人都不示弱,像两只斗鸡互相瞪较劲儿。

    不多时,却是自云月瑶和赫连语嫣那里传来了不小的动静。二人的视线这才被转移,开始关注那顿悟的一大一小。

    只见两只巨鼎虚影缓缓飘起,笼罩在那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的头顶。

    云月瑶头顶的巨鼎,跟赫连语嫣头顶的明显不同。

    云月瑶这一边,巨鼎呈现七彩琉璃色,鼎身像只九尾白狐盘卧。一双猎艳的护眼半睁半闭,眼中有乾坤旋转。

    赫连语嫣那一边的巨鼎则是一片神圣的金光,鼎身四大圣兽盘踞,威严霸气自不必说。

    夜清寒和夜帝修二人,观测着那两尊现世的巨鼎,继而眼神又碰触到了一块儿,依旧是毫不示弱和满脸嘚瑟。

    只是,二人手中也没闲着,各展本事,护住这一方天地,不被外人察觉。

    正在顿悟中的云月瑶,此时陷入了一种十分玄妙的状态中。

    她感觉自己好像化成了巨鼎,体内的血液就是那需要炼化的灵药。就这样以身为炉,无意识的开始自行炼血。

    而在她炼血的过程中,笼罩在她头顶的巨鼎就此罩了下来,将她自身置于了鼎中。

    那副场景,就好似她在开炉,将自身放入其内炼丹。

    这一幕,惊住了护法的夜清寒二人。

    夜清寒十分惊恐的看着这一幕,这无疑跟一只狐狸不吃鸡,却把自己丢进锅里炖了,有着相同的即视感。

    夜帝修眼神古怪的看了夜清寒一眼,那眼神儿好像再说:没想到你家的那位有这癖好?

    夜清寒:......

    他也懵逼着呢,但是,输人不输阵,虽然不清楚自家媳妇为何如此,他依旧相信自家瑶瑶有她的用意。

    故而,夜清寒十分凌厉的回瞪一眼,再转头,看向瑶瑶的时候,恰巧看到了赫连语嫣那边的情况。

    于是,他乐了,将刚刚夜帝修的眼神儿,回敬了回去。

    夜帝修:......

    看着被四圣兽围绕的自家嫣儿,也置身巨鼎中时,他也懵逼了。

    二人都想不通,别人都是各种霸气的天象显现,怎么轮到他们俩的媳妇儿这里,两女竟然神同步的将自己置于鼎中给“炖了”!

    这是想闹哪样?

    而更为神奇的是,正在“炖”自己的云月瑶,在虚幻透明的巨鼎中,身高和样貌竟然逐步发生了改变。

    另一旁也在“炖”自己的赫连语嫣,身高年龄没变,却是修为在暴涨,容颜肌肤更加剔透莹润,整个人的气质飘渺似仙。

    这一幕再次让护法的夜清寒二人,一时间哑口无言。

    不过,夜清寒的眼神比夜帝修复杂的多了。一方面是高兴的,他家的瑶瑶恢复了呢!

    一方面又有不舍,长大的瑶瑶肯定就不会任他随意抱着了,而且,小小的瑶瑶真的太可爱了,他好舍不得让她长大呢!好希望可以一直把她当成小祖宗一样供着宠着。

    然而,事事都不可能顺着谁的心意发展,时候到了,该变的都不会为谁停留。

    夜清寒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他的瑶瑶一岁一岁的长大,直到长到了16岁,却又与原本16岁的她有所差距。

    之前的云月瑶一直带着月皎,所以没人看见她的容颜又哪里不同。依旧是稚嫩的脸庞,一头青丝垂落裙边。

    而变成了小狐狸以后,云月瑶就摘掉了月皎不再戴着了。

    如今,再次变成了16岁的云月瑶,一头华发,如雪般苍白。一张容颜娇美动人,倾国倾城,仙姿玉骨。

    虽然也美得惊天动地,美得不可方物。却因那一头雪白的发,平白添了一丝沧桑,惹人怜惜。

    夜帝修瞟眼看了一眼云月瑶头上的白发,又看向了夜清寒,开口说道:“天狐一族,只有经历过情殇的女子,才会少年白头,你,不合格啊~!”

    夜清寒:......

    他百口莫辩,虽然是瑶瑶重生前的经历,但是,这一世即便重生,也抹除不了心中的伤痛吧?

    故而成年后的她,一头秀美的青丝变白发,的确是他的错,他没能保护好她。

    看着表情略显痛苦的云月瑶,夜清寒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夜帝修斜眼看着夜清寒的表情,撇撇嘴,不打算再打击他了,毕竟是自己的晚辈。

    打击太过了倒是显得不近人情了。

    夜帝修转头,看向了巨鼎笼罩下的赫连语嫣,嗯,自家媳妇也因为他吃了不少苦呢,他也得更加努力才成。

    时间荏苒,一晃三天就这么过去了,两女竟然还没苏醒。

    都说,丹道一途能走多远,能否顿悟可以彰显其潜力,而能顿悟多久,就能更为直观的展现出丹师未来可到达的高度。

    如今,三天过去了,如今看起来更像姐妹的两女,依旧丝毫没有清醒的兆头。

    云月瑶脸上痛苦的神情始终未变,且周身将她扣住的巨鼎虚影,渐渐开始凝实。

    另一旁,赫连语嫣的情况也差不多,只是,她的巨鼎不止是在凝实,还在缩小。

    云月瑶这一边的虚影则是在变大。

    又过去了三天,两女依旧盘坐原地,如同老僧入定。

    直到三天三天又三天,半个月的时间,就在两女的顿悟中匆匆而过。

    这一天,天象终于发生了改变,天上的七彩金光,变成了一片紫气东来。

    不明所以的众人,都猜测这是那位,刚刚被认回的皇室宗亲,带来的异象。

    会如此猜测,则是因为这异象来自东宫,而那位正巧就被安置在了东宫暂住。

    就在这等异象又持续了三天之后,东宫的方向,四圣兽腾空现形,龙吟凤鸣之声,声声震荡夜国帝都。

    之前的猜测,恰巧就被这很合时宜的异象,给渲染得更加丰满而具有信服力。

    异象消失以后,赫连语嫣迷茫的睁开了双眼。

    在看一旁,咦?那是谁?瑶瑶呢?怎么瑶瑶不见了,坐在她身旁顿悟的,变成了个陌生女子?

    赫连语嫣眨眨眼,再眨眨眼。而后把疑惑的目光,投到了始终不曾离开半步的夜帝修身上。

    夜帝修眼神一柔,传音给她讲明前因后果。

    赫连语嫣美眸瞪大,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还在顿悟的云月瑶。

    尤其是看到她那一头白发的时候,眼中的怜惜毫不掩饰。也因为看到了这样一头纯白的银丝,当夜清寒上朝归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赫连语嫣各种不满的瞪视。

    夜清寒:......

    他又做了什么招惹了这位小婶婶不成?那眼神儿,怎么跟看个负心汉一样呢?

    夜清寒摸了摸鼻子,偷眼去看夜帝修,却见夜帝修一脸幸灾乐祸的神情,让他更加郁闷了。

    不过,当他看到赫连语嫣醒了以后,自家瑶瑶还在顿悟中没能清醒时,眼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反而回头,得意的看了夜帝修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自家瑶瑶才是最优秀的!

    夜帝修以“再优秀你也没能护好,让她有了情殇”的眼神儿回击。

    夜清寒:......血槽全空,被成功ko。

    大概又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云月瑶就一直这般镇定着,保持着脸上痛苦的表情,未曾自顿悟之中醒来。

    这时,夜清寒可就不是嘚瑟了,而是有些担心。虽然知道对方是在顿悟,可他就是担心,她会不会在顿悟之中,也被魔障困扰。

    赫连语嫣本来很不满夜清寒的,可是看他每日除了上朝意外,都雷打不动的站在这里替瑶瑶护法。

    她心中那股愤懑不平也就消散了不少。

    知他担忧,赫连语嫣憋了几天,才开口传音道:“她没事,顿悟而已,她应是进入到了更为特殊的顿悟之中,或者在顿悟中,得到了什么传承,故而才会迟迟不醒。”

    夜清寒听罢,心中安心了不少,很感激的对着被夜帝修拥在怀里的赫连语嫣深施一礼。

    夜帝修这次没有吃醋,也没阻止两人传音。

    他们确实不好直接开口说话,如果真的是特殊传承,打扰阻断,会给云月瑶带来很大的影响,甚至会伤害到她的神识。

    故而,传音才是最好的办法,然而,传音也要尽量的小心,关键时刻,传音的波动,也有可能影响到云月瑶。

    所以,夜清寒并没有传音回去感谢,而是直接深施一礼,聊表谢意。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直到五十多天以后,云月瑶身周的气势一变,她的眉心有一滴金色的水滴状印记浮现,周身也有淡金色的光芒隐现。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夜帝修的瞳孔猛缩,一脸的不可思议。

    赫连语嫣反应慢了不少,天狐一族的隐秘,她知道的并不多。

    但是,当云月瑶身上的光芒大盛之时,她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缭绕心间。那股气息,那股威压,跟她的母亲好像!

    不是一模一样的,而是十分的近似,就好像......血亲一样。

    这个感觉一处,赫连语嫣顿时全身一震,一个大胆的猜测盘旋在脑中不散,她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一直未解的,母亲的身世之谜,今日将有个答案不成?

    夜清寒此时也在震惊中,因为瑶瑶眉间的那个印记,今次一出,竟然让他有种想要膜拜之感!

    这......这是怎么回事?夜清寒虽然对云月瑶的身世有所了解,可望月一族灭族太久,他从未见过一只望月天狐。

    自然也就不知这种想要跪地屈服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夜帝修却是对此一清二楚,算是在场清醒着的三人之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了。

    待一切风平浪静,虚影天象皆不见之时,云月瑶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只是在她睁眼的一刻,两道带着天道之威的光芒,自她的眼中射出。

    这一眼,让在场的三人压力倍增,三人险些就跪了下去。还好,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一瞬恍惚之后,立马清醒过来。才不至于膝盖一软,就匍匐在云月瑶的身前,臣服于她身上的王者之势。

    是的,就是王者之势。

    那是一种,一眼出,天下臣服的气势。

    赫连语嫣在反应过来以后,还在心中腹诽着:嗯,小瑶瑶很有女王范儿呢~!说不定,日后回到青丘,真的可以成为一代女王也说不定呢!

    赫连语嫣腹诽完,还偷眼去看了看夜帝修,发现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看,那脸上的表情,好似看破了她心中所想,甚至还隐隐有着赞同的意思。

    赫连语嫣一想,如果小瑶瑶做了女王,那夜清寒岂不是成了被娶的王夫?

    这么一想,不知为何,她竟然隐隐有些同情起夜清寒的苗头。

    额,这种心情复杂难明。

    不过,夜帝修一直与自家媳妇同心同体,他的小嫣儿能想到的,他显然也想到了。正因为想到了,夜帝修再瞟向夜清寒的眼神儿,就带上了明显的幸灾乐祸,还有着打趣参杂其中。

    夜清寒:......

    他总觉得,那一对小长辈的眼神儿颇为不正经,最起码对他带着浓浓的恶意。

    他决定,一定要尽早带着媳妇儿离开,不然,自家的瑶瑶肯定会被带坏的!

    夜清寒对此十分敏感,并深以为然。

    故而,就在云月瑶苏醒,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顿悟以后,夜清寒就安排好了一切。

    以紫气东来和四圣兽显圣为由头,成功的将夜帝的位置,甩给了夜帝修。并将当初那些个顽固派的老臣,全权塞给了夜帝修。以名正言顺的名义,让几位老臣好好辅佐新帝。

    夜清寒安排得有理有据,还拿出了当年的夜国老祖宗的圣旨,证明夜帝修继位名正言顺,天象显现,更是证明了夜帝修做夜帝顺应天命。

    由此,夜帝修成功继位,夜清寒轻松甩锅。

    无官一身轻,做了那么久的夜帝,夜清寒只觉一身疲惫。

    若不是瑶瑶要求他继位,也帝王之身入世历练。以他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自己去接这个摊子,劳心劳力的。

    如今,他终于功成身退,可以带着他家瑶瑶与夜国,与夜国两个容易带坏了瑶瑶的“小长辈”告别。

    夜清寒的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赫连语嫣在夜帝修继位以后,才得知云月瑶要跟着她那不靠谱的侄子入世,对此十分不舍,更多的则是不放心。

    临别之前,千叮咛万嘱咐,那样子,仿佛是自己的女儿要远行,老母亲千百个不放心一样。

    看得夜帝修和夜清寒这叔侄俩齐齐牙疼。

    夜帝修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要不是现在不适合生个娃让嫣儿带,他一定让她有个自己的孩子操心。

    夜清寒被小婶婶左一眼右一眼不满的瞟着,也有了让小叔叔努努力,来年让小婶婶生个亲生的,随他俩折腾去的念头。

    只有云月瑶,从头到尾都笑眯眯的应承着,可见两女的感情,真的十分的好。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告别夜国》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