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猫魂阿花-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猫魂阿花

    这里已经连着几天出事了,但报官官不管,百姓求救无门,只好自己寻医问药。

    云月瑶打定了主意,今日要在这里修整一晚,看看是否还能遇上那只身带魔气的小猫儿。

    如果祸源是只猫儿的话,倒也说得通,它为何不敢袭击身带灵根的凡间修者了。

    一般哪怕是个小炼气,也应该足以伤它才是。

    但是,它不伤害老弱妇孺又是怎么回事儿呢?难道,那只小猫儿,还带着理智不成?

    按理说,被魔化了的猫咪,不该如此,既然已经选择了要伤人,却专挑精壮的凡人,且目前还没一例致死的案例。

    也正因为不致死,还是凡人堆里出事,报官才没人理会。

    云月瑶又问了问,听闻他们也去求助过世家大族,人家却是把他们当瘟疫一样赶开了。

    这是不讲凡人的命当命看待吗?如此手到擒来的信仰之力,竟然就被这群人给挥开了,真是暴殄天物。

    云月瑶暗自摇头,又借故多看几个病人,显出疲态。

    天色全黑以后,云月瑶才要牵着“小孙儿”夜清寒离去。家中有病人的妇孺们,都担忧的挽留,这么晚了,让个这么大年岁的深意奔波,万一出了事情,她们良心难安。

    虽然吃食上,她们拿不出什么好的来,但是,睡觉的地方,还是能够腾出干净的地方的。

    云月瑶这“祖孙”俩,恰巧又在老弱妇孺一列,不怕留下会跟那群汉子一样。

    故而,一群妇孺们十分热情的挽留祖孙俩留下,明日看诊也不必再折腾个来回了。

    云月瑶推脱了一番,也就应允了。只不过,嘴上依旧说着“叨扰了”的话。

    一群女人们忙活开来,不多时,就收拾出了一间干净的房间,招待着云月瑶这对“祖孙”住下了。

    吃过了晚饭,众人都歇下了以后。

    云月瑶却陡然睁开了明亮的双眼,动作敏捷的坐了起来。

    夜清寒也同样起身,向着外面放出神识感应。

    大概接近子时的时候,一团黑雾向着这片区域而来。小小一团落在了离云月瑶所住的地方,不太远的一家枣树上。

    云月瑶跟夜清寒在一片漆黑之中对望,二人的眼睛亮晶晶的,透着幽绿的光。

    看着那团黑雾好似在探查这一代的情况,并好像在选择进入到哪一家合适。

    云月瑶和夜清寒都没动,直到那团黑雾,向着刘婆子家而去。

    云月瑶和夜清寒也跟着动了,云月瑶虽然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行动起来却是动作敏捷。

    夜清寒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一副短手短脚的小孩子模样,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元婴期高修。

    二人很快就尾随着那团黑雾,来到了刘婆子家。

    见那团黑雾钻进了偏房,那里,应该是刘婆子的儿子居住的地方,云月瑶和夜清寒再不耽搁。

    云月瑶闯了进去,夜清寒随后,并布置下了结界,将那团黑雾封锁在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内。

    那团黑雾显然受惊不轻,“喵呜喵呜”的叫了起来。

    云月瑶挑眉,还真是猫啊?

    她小心的靠近,伸出右手,探向结界内的那只猫。

    夜清寒设置的结界,从里面出不来,外界却是可以伸手进去的。

    云月瑶试探性的伸手,当她的手离那团黑雾还有一指远的时候,黑雾就已经开始试图远离她的手了。

    里面的小猫儿,更是发出了一声声恐惧的尖叫声。

    那凄厉的猫叫声,将床上的刘家汉子吵醒时,夜清寒已经出手点了他的睡穴。

    云月瑶继续伸手,抓向了那只小猫儿。

    入手的却不是毛茸茸的触感,而是湿滑黏腻的。

    不过片刻,因云月瑶身上的天道符文,那团魔气被直接化解掉了。

    云月瑶这才看清自己抓着的,是一只全身血红,没有皮毛的猫儿。

    小猫儿全身的皮毛都不见了,就在云月瑶抓到它的时候,它身上的魔气散了以后,一股浓重的怨气升腾而起。

    由于云月瑶抓着它,第一时间就被那股怨气冲撞了。怨气被她身上的天道符文挡了回去,但是,在那一瞬间,有些记忆碎片却流入了云月瑶的脑子。

    她松开了那只小猫儿,小猫儿也已经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就那样看着云月瑶。

    一只血淋淋的小奶猫,没了皮毛,耳朵也缺了一只,牙齿裸露在外,虽然之前能动,但它实际早就没了呼吸。

    云月瑶微微闭了闭眼,这是一只怨灵。

    云月瑶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带着安魂之音的声音说道:“你的怨愤本就错了。如果你不为祸世间,以你的灵智,你的善良,来世定能投胎为人。去吧,解脱去吧,事事皆有因果轮回,莫急莫怨。”

    小猫儿似乎可以听懂她的话语,不甘的“喵呜”了一声,身上的怨气浓郁了一瞬,却又随着云月瑶的话语,渐渐消散。

    夜清寒见时机差不多了,施法开了接引路,只是,他虽然元婴期了,却不是佛修,一人之力开启接引路,很是勉强。

    所以,他所开辟的接引路,仅仅持续了三息的时间。

    云月瑶利用这三息,将小猫儿抱起,放到了阴阳相隔的分界口。

    接引路关闭之前,小猫儿看了云月瑶一眼,又看了夜清寒一眼,身形虚化,消失不见了。

    而在原本小猫儿趴着动不了的地方,躺着一直被拔了皮,身体瞬间腐化却不长虫的猫尸。

    云月瑶吐了口气,转身,带着夜清寒离去了。

    二人才走,刘家的汉子也醒了过来,屋子里的气味,还有一股冷彻骨髓的寒气,将他冻醒了。

    醒来后,他一眼就看见了地上好似有什么东西,黑乎乎的一团,且那味道十分刺鼻。

    刘家汉子点了灯,看清了那是什么的时候,就是一声大叫,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自己的屋子。

    刘家汉子的动静,很快就惊醒了刘家老婆子。

    然后,刘家孤儿寡母的抱在一起,惊恐的大喊大叫,又再次惊动了更多的邻里。

    几乎家家都亮起了灯,来人查看情况。

    结果可想而知,这下子,离得近的都被惊起,再看到了腐烂的猫尸,谁也没心思睡了。

    另一边,云月瑶“祖孙”俩回到了暂居的院子,打水洗了手。

    清洗了好几遍,云月瑶才将手上的血迹和味道洗干净。

    两人回屋以后,云月瑶麻利的脱衣服,穿着中衣躺在了床上。夜清寒也一骨碌钻进了被窝。

    二人把发髻弄乱,就好像一直在熟睡。

    夜清寒缩在被窝里,小声问道:“瑶瑶,为何不将那猫尸处理掉?那汉子看到,恐怕会吓坏的,听听,那边好大的动静。”

    云月瑶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却是开口说道:“不处理,是为了让他们心安,找到了凶手,日后自不会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夜清寒沉默片刻,说道:“见你好似能跟那猫儿沟通?它告诉你什么了?可有追查魔气源头的眉目?那只猫不可能自己魔化。”

    这点,只要是个高修都能看得出来。

    那只小猫儿的身上,裹着的魔气,并不属于它本身所有,而是在哪里沾染而得。

    虽然也让这只猫魔化了,但是,死物魔化,与活物魔化区别还是很大的。

    云月瑶默了默,说道:“那只小猫儿的怨气太重,大概是被有心人蛊惑利用了吧?”

    夜清寒来了兴趣,疑惑道:“哦?是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云月瑶开始讲述那只小猫儿的故事。

    那只金国靠近岩国边境,一户山野农家的养的花猫。猫儿很有灵性,能听懂人言,跟那家的婆婆和小孙子相处极好。

    一天,农户家的男人外出,媳妇也去河边洗衣服。家里就剩下了婆婆和两岁的小孙子。

    猫儿是陪着小孙子在院子里玩耍的,婆婆就坐在一旁纳鞋底。

    本是其乐融融的画面,却突然窜进来一条野狗。

    野狗双眼赤红,跳进院子,就直奔着那弱小的小孙子扑去。

    婆婆离得较远,惊叫着相救,却来不及了。但就算来不及,她也还是向着小孙子扑了过去,要将人抢下来。

    花猫这时却挡在了小孙子的前面,向着也够扑去。

    一猫一狗打了起来,小孙子被吓傻了,不知道哭,就傻愣愣的,见花猫身上被撕开了一块皮,这才大哭出声,没哭几声就晕了过去。

    婆婆又惊又吓,见花猫打不过,放下小孙子,也抽了根篱笆帮忙打起野狗来。

    野狗的一只眼睛,被花猫挠瞎,身上又挨了好几棍子。却依旧发了狂的攻击起了婆婆。

    婆婆的腿被咬伤,鲜血淋漓。花猫急了,几爪子划开了狗脖子的动脉。

    野狗这才慌了,“汪嗷”惨叫着向外逃窜而去。

    见狗跑了,婆婆再也撑不住,倒在了地上,这一倒就没能再起来。

    花猫急了,上前用爪子推了推婆婆的脸,婆婆不动。它又转身去推了推小孙子的脸,小孙子也不动。

    就在花猫以头去拱小孙子的脸时,农户家的男人回来了。

    男人见到满院子的血迹,还有祖孙俩身上的猫爪印,不分青红皂白,就拎起了花猫,一把惯在了地上,将猫儿摔死了。

    摔死了猫儿,男人这才过去检查老母亲和宝贝儿子,老母亲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他儿子却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大碍。

    男人将两人抱进了屋,这时,媳妇也回来了。

    男人让媳妇赶紧去找大夫,家里出事儿了。

    媳妇也没看清怎么回事,就看到了一院子的血,吓得魂儿都要丢了,着急忙慌的就往外跑。

    男人追了两步,没追上,转头就看见了被自己摔死的花猫。他竟然还不解气,把猫儿的皮毛给扒了下来,打算等媳妇回来,把猫炖了,给儿子压惊。

    扒完了毛皮,用绳子将猫吊了起来,男人这才又去了老母亲的房里。

    记忆到这就断了,后来,女人带着土大夫回来,婆婆已经去了。

    孩子醒了过来,受了惊吓,却四处找花猫。

    听到小孩子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呜呜阿花,大狗咬,阿花伤了,呜呜,阿花怎样了嗝阿花~”

    这时男人还没明白,他媳妇却是听明白了自家儿子的意思。媳妇着急的让丈夫去找花猫回来,并把听明白的原由讲给自家男人。

    男人愣愣的半天反应不过来,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撒了谎,说阿花被狗咬死了。

    他想着猫肉不能浪费,想炖汤给老母亲和儿子压压惊,可母亲却已经去了。

    女人听闻,又哭了一气。

    小孩子不懂咬死了是什么意思,还在找阿花。

    男人说,都死了,干脆炖汤。

    女人坚决不同意,让他去把阿花埋了。

    男人见说不通,就拎着血肉模糊的阿花,找了个山沟随手就给扔掉了。一只猫,在他看来,就是个畜生罢了,儿子喜欢,大不了再去弄来一只就是了。

    讲到这儿,云月瑶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夜清寒也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了。

    云月瑶缓了口气,继续说道:“阿花死后怨气颇大,怎么沾染上的魔气,我没看到那个记忆碎片,想来,对于阿花来说是不重要的。它一心在意的就是复仇。

    至于后来,它吸走了那男人的精气,扒了他的皮。男人当时却没死。猫儿阿花离开了,可怨气难平。也许就是魔气的作祟的,支配着它到处去袭击那些精壮的男子。但是,即便被魔气缠身,阿花依旧不肯伤害老弱妇孺。”

    云月瑶吐了口气说道:“阿花,灵智已开,若是因它是家养猫,不愿离开那对祖孙,恐怕早就可以进山修炼,晋升妖兽了。”

    夜清寒静静靠在了云月瑶的颈窝,二人都不再说话,也许,是在思考那魔气的来源。也许,是在回忆阿花的生平,为它惋惜吧?

    总之,两人异常的沉默,沉默着,沉默着,不知不觉间,就这么睡着了。

    睡梦中,二人同时梦到了阿花,那只浑身血肉模糊的小猫儿。此时一身带花的皮毛又长了出来,它一双大大的猫眼,定定的盯视着二人良久,最后,发出了一声萌哒哒的“喵~”化作了一阵青烟,飞向了吴家婆子家的方向。

    云月瑶和夜清寒同时醒来,互看了一眼,同时出口问道:“你梦到阿花了吗?”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猫魂阿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