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风骚狐王-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风骚狐王

    云月瑶被笑出了一身鸡皮,但是,她的注意力却强行被狐王话中的意思扯走了。

    她仰起头,看向了赫连语嫣,见赫连语嫣脸色难看,却并未反驳狐王的话。

    显然,狐王说的危险应该是真实的,那么,等在这里,让狐王去取血夭花?

    平白无故欠了这么个人情,然后调头就跑?牵扯了这么个因果,可是早晚都要还的。

    云月瑶不愿意欠这个因果,更不愿搭上这个人情。尤其还是这只,她并不喜欢的狐王。

    所以,云月瑶张嘴就想回绝。

    然而,还不等她开口,赫连语嫣已经先一步开口说道:“狐王美意自不好回绝,但是,小家伙的伤势拖延不得,可否给我们个确切的期限?”

    狐王认真思量了下,说道:“如果派使者去交涉的话,半年之内应该可以将血夭花拿回了,不知小公主意下如何?”

    云月瑶瞪眼,半年?她跟小婶婶前去,预计一来一回才三个月,这货不会是想诳她在这久住的吧?

    赫连语嫣很真人的看着狐王,说道:“半年太久了,那时伤势拖延太久,小小血夭花已经失了作用。”

    狐王想想也是,血脉这东西,尤其是皇族纯正的血脉,如有受损,救治不及时,的确会有无法治愈的可能性。

    狐王媚眼如丝,眼波流转间,妩媚动人,摄人心魄。向着两女抛了记媚眼,这才问道:“呵呵呵,那照小美人儿的意思,需要多久才好?”

    云月瑶暗骂变态,赫连语嫣却淡定如初。

    只见她伸出一根手指,说道:“一个月,一个月内需要得到血夭花,拿回来还要制药,制药颇需要一番功夫的。”

    狐王权衡了一下,咬咬牙,为了入籍天狐皇族,不过一朵血夭花而已。他亲自前去就是了。

    狐王本想拖延的心思一手,答应的也利落了起来。

    安排了两女的住处,狐王也没多做纠缠,只吩咐了亲信把人看好,便转身携裹着一片红云消失在了远方。

    狐王走后,云月瑶想开口,却未免隔墙有耳,跟赫连语嫣传音道:“为何要让狐王出手?沾染了因果,等人拿了血夭花回来以后,该如何收场?”

    赫连语嫣俏皮眨眼,突然发觉侄媳妇很正直的嘛。有种该我的就是我的,我自取的味道。

    嗯,不愿沾染因果,不愿拨乱红尘,倒是个很好的姑娘呢!

    看着赫连语嫣突然一言不合就卖萌,云月瑶有些无语,却依旧执着的看着她。

    见这小家伙不得到答案,就不罢休的小模样,赫连语嫣败下阵来,只好传音说道:“等血夭花到了那狐王的手里,他一定不会那么老实就交给我们。定然是要谈条件的。”

    云月瑶点点头,继续传音说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他在觊觎我。不,应该说,他想拿我做垫脚石才对。”

    赫连语嫣挑眉,挺敏锐的嘛。于是点点头,说道:“不错,他的确在觊觎你。但是,我们不答应呢?”

    云月瑶没懂,疑惑道:“耍了人家,不是要多个敌不过的仇敌?”

    赫连语嫣顺着云月瑶柔软的狐狸毛,说道:“他要的,你不是懂吗?救你有功,跟你耍计谋娶你可不同。”

    云月瑶眼睛亮了下,点点头。心里有了底,也就没那么焦虑了。

    另一边,狐王飞了小半个月,火速赶到了离血妖地盘还有段距离的山壁处停了下来,在这里恢复赶路的耗损,又整理好自己的仪容。

    打理好了自己,狐王这才再次向着血妖的地盘而去。

    血妖王躲在血池沼泽之内,正在吐纳修炼。忽然一朵小小的血蝠飞到了他的眼前,血妖王伸指一点,旋即眼神一闪。想不明白那个骚包的狐狸来找他作甚?

    血妖王本想不见,可命令还未发出,眼中血光流转间,又想知道对方来此,究竟是想搞什么鬼?

    于是,血妖王又改变了主意,请狐王到血蝠洞去等他。

    狐王一步三摇的进了血蝠洞,一手翘着兰花指,以袖子轻掩住口鼻,满眼的嫌恶。

    一只手还在不停的给自己打着扇,嫌弃这里又闷又腥又臭。

    血妖王来此时,就见着狐王坐在枯骨座之上,依旧保持着嫌恶的表情,好像被恶心到了一样。

    血妖王心中不悦,很想将人打出去。但还是很好奇对方的来意,又忍住了吸干这只臭狐狸的冲动,说道:“不知狐王来此,有何贵干啊?”

    潜台词则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他懒得应付他呢!

    狐王也不着恼,妩媚而又性感的薄唇微勾,二郎腿一翘,大片雪白的肌肤,就因这么个动作露了出来。

    饶是血妖王也忍不住看得一呆,险些拔不回眼神。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暗骂这个妖孽骚包。明明是只公狐狸,却偏偏这么雌雄难辨,如此祸乱他的定力,是想做什么?

    狐王的尾指勾了勾唇瓣,撩人的紧。就在血妖王忍得口干舌燥之际,狐王终于开口道:“啧啧啧~我说夕彦啊~瞧你那点子出息~!我这次来呢,是为了跟你换点东西,对你来说可是好事儿呢~”

    血妖王被说的脸色发黑,但是听说对方来此是为了换东西,不禁狐疑的打量起了狐王,这一打量,就又被对方的皮相晃花了眼。

    血妖王忍住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问道:“哦?我说骚狐狸,你莫不是又想来诳我不成?哪次你说是好事儿成真了?若是你肯把你这一身血肉舍给我,倒是好事儿一桩,说不定,我还可以再突破一阶。”

    狐王姿态不改,说道:“哦?这么说,我那儿的血精,你是不稀罕咯?也罢,怪本王多事,这就......”

    狐王作势要告辞离去,血妖王却是听到血精以后立马打断道:“哎哎哎,好好的,你还说急就急了?血精?莫不是逗弄我的?你还真肯拿出来了?”

    狐王双指一夹,一颗红色的晶石现于两指之间。

    血妖王想伸手去拿,狐王手一收,那块血精就被狐王攥紧在手心里。

    血妖王猛然抬头,定定盯向了狐王,见他似笑非笑的样子,才找回了神志般,哈哈大笑起来。

    血妖王笑够了,化去了刚才的尴尬和戾气,这才说道:“不知老弟到此,是想以这血精,换取些什么好处?”

    狐王这才再次把玩起了血精,说道:“也没啥,就是看上了你这儿的血夭花,来个十朵八朵的摘给本王,本王回去哄我那未婚妻开心开心。”

    血妖王因为狐王这两句话,气得险些压不住体内妖力,直接上前活撕了他!

    血夭花是他守护的重宝,他竟然轻描淡写的就说出要十朵八朵这样的话。这骚狐狸,当他的血夭花是满地生长的野花?随便一抓一大把不成?

    血妖王肉疼的伸出一根手指,气得颤抖着手指,说道:“一朵,只能换一朵。”

    狐王斜瞥了他一眼,说道:“小气吧啦的,你那血夭花,百年长成,千年开花,花开不败。也就是个越长越多的寻常玩意。我这血精,千年只得其形,万年才得其髓。一颗血精,还你十朵八朵血夭花,绰绰有余了。”

    血妖王一事被说懵住,险些跟着对方的思路走。

    就在他差点迷糊的时候,突然反应了过来,反驳道:“我说骚狐狸,这买卖可不是这么算的。这不是难易的问题,而是应按功效而论。我那一朵血夭花,其内所含净化,也不比一颗血精少了。”

    狐王啐了一口,说道:“我呸,我说恶心扒拉的秃毛耗子,你会不会算账?你那一朵血夭花,要是真有我血精这么大的作用,又怎么会如此觊觎我的血精?甚至不惜代价前来盗取?五朵,爱换不还,要不是小丫头没见过市面,让我给掌掌眼,你以为我会来便宜了你?”

    血妖王有些动摇了,其实,他心里是知道的,五朵血夭花,揉碎了,提取出来的精华,也未必赶上一颗血精多,且经纯度绝对比不过万年成髓的血精。

    狐王手里的那一颗血精,的确是有着万年火候的。

    这......若是不换,这大好的机会就要如此浪费,对了,对方说了,是给小丫头掌掌眼?

    血妖王狐疑,狐王这个万年老光棍,什么时候要娶妻了?他怎么一点儿风声都没收到?

    不太相信,依旧觉得可能有诈的血妖王试探的问道:“小丫头?你未婚妻?我说骚狐狸啊,骚狐狸,别开玩笑了好么?就你?不男不**阳怪气的,谁能受得了你?万年老光棍还能铁树开花不成?”

    狐王被噎了个半死,脸色忽红忽白,一身妖力不稳,以至于血蝠洞内震动不稳,地动山摇起来。

    王者一怒可开山裂石,血妖王怎肯让他毁了自己的地方,连忙出手一围,就想困出一方区域。

    狐王见势立马破了对方还未成型的妖域,笑话,若是让对方成了,自己就成了别人嘴里的肉,什么时候想咬一口就能咬一口。

    这么你来我往了一回,两只妖王倒是都罢手了。

    但是,狐王冷冷的瞪视了血妖王一眼,嘴角勾起了嘲讽的笑容说道:“本王万年铁树开花?那也好过某只天煞孤星命,克妻克子来得好~!”

    血妖王立时血眼瞪圆,噬人的凶光迸射而出。

    狐王却是根本不怕,挑衅的瞪了回去,那一眼,妩媚倾城,哪里像个汉子能有的眼神儿?

    血妖王气势一弱,闷闷憋回一口气,谁让是他先挑衅的呢?明白嘴上敌不过那只骚狐狸,可他就是忍不住嘴贱。

    两只妖王现在都有了火气,也就忍不住又是一番的你来我往,打起了嘴架。

    可这嘴架打着打着,血妖王就被狐王绕了进去。最后一颗血精竟然换到了八朵血夭花。

    其中三朵,被算成了血妖王给他未婚妻的见面礼。

    等狐王心满意足的拿着血夭花离去的时候,血妖王才反应了过来。

    槽!卧槽卧槽卧槽!他骚狐狸娶老婆,关他毛的事情?为毛他要给那骚狐狸的未婚妻三朵血夭花?还当见面礼?他连根毛都没见着,给个毛的见面礼?

    血妖王整只妖都不好了!站在血蝠洞内,手里拿着那块血精,彻底怀疑起了人生!

    而潇洒走人的狐王,此时正化作一片血红的云朵,向着归途疾驰。

    半个月不到,狐王就赶回了小青丘,在小青丘的外围,却意外见到了不速之客。

    狐王冷下脸来,问道:“我说鸟人,有兔子不吃,你来本王的地盘转悠,是不是给本王送鸟毛铺床来的?”

    鹰王早就觉察到了狐王的气息,其实也不用觉察,就那只骚狐狸的尿性,隔着老远,他就闻到他的骚味儿了。

    见鹰王高冷的不理自己,狐王也不恼,扭着麻杆腰。一步三摇的在鹰王眼前晃悠着前行,下衣摆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又一下没一下的被踢起来又落下,露出他光洁如玉的小腿。

    那一身眼红凸显的那一截白,格外的显眼。

    鹰王觉得眼睛好疼,可能要瞎。他实在是受不了一只雄性,竟然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举动。

    如果不是他们俩实力相当,他是真想一巴掌呼死对方,呼到丘云山上,抠都抠不下来那种。

    狐王自是知晓对方不喜欢看见自己卖弄风骚,鹰王越不喜,他就偏偏越要去做。

    嗯,气死那只鸟人!

    不过一只扁毛畜生,老在他面前摆着一脸的高冷,给谁看?切~

    狐王在鹰王面前极尽风骚之所能,一步步的向前走去,不时还会回头,白花花的胸膛和一双大白腿,是不是就调皮的钻出了红衣之外。

    气得鹰王双眼冒火......额,耳根子都烧起来了。

    狐王妖娆一笑,直接甩下鹰王,回了他的小青丘。

    鹰王却还傻站在原地,浑身都是火。

    等鹰王恢复一贯高冷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鹰王一拍额头,那只骚狐狸就是碍事!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被气得心绪不宁,险些就要误了自己的事情。

    鹰王也不在此等候了,而是跟着狐王后面,也向着小青丘而去。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风骚狐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