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语嫣被劫-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语嫣被劫

    这一想法,在云月瑶的心里生了根。就好像一扇新的大门,在她的面前打开,新奇而又引人遐想。

    不过,为了三朵血夭花,就要把自己卖掉,云月瑶是绝对不依的。

    可还不等她再次说话,就有侍者前来,战战兢兢的禀报道:“王,不,不好了,那鹰王气势汹汹的又向着狐狸洞来了。”

    狐王眼神一亮,这可是个好机会!不过,他不能显得太过于兴奋了。

    于是,狐王立马换上了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回头看向了赫连语嫣,说道:“那个祸患可是你招惹来的,你们之间是有真情还是误会,总该是你去说清楚的吧?他要是动真格的闹起来,虽然伤不到本王,却能杀我众多狐族。”

    说这话的时候,狐王一脸的认真,连语气中的轻佻就收敛了。

    云月瑶眼眸一闪,觉得自己开口帮谁说话都不合适,这就是拿人手短了。

    而赫连语嫣也有心跟鹰王说清楚,明明上次离去之前,两人还是很好的朋友,怎么转眼再见,就成了这么古怪的样子?

    这一点若是不搞清楚,再有两个月的时间,离开后让她如何安心?

    于是,坦荡惯了的赫连语嫣,决定出去见见鹰王。

    她抱着云月瑶转身要走的时候,又被狐王拦住了。

    狐王似笑非笑的看着赫连语嫣,说道:“我说小美人儿,你去解决私人感情,带着我家小公主去合适么?要是把人给带坏了,你负责?”

    赫连语嫣嘴角狠狠一抽,不过,想着鹰王的不正常,带着云月瑶去看她的笑话,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反正她们二人如今都是被狐王扣下的,小月瑶如今又是小幼崽,对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逼迫个小幼崽做什么,那也太变态了。

    权衡过利弊,赫连语嫣交代了云月瑶两句,就将她放下,独自离开,去见鹰王了。

    云月瑶坐在小木墩上,两只小毛爪还抱着那三朵血夭花。

    她抬起头,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跟狐王好好谈谈。莫要让对方越误会越深才好。

    然而,狐王很在意鹰王能不能带种,一不做二不休的将赫连语嫣卷走。

    也就没留意云月瑶的欲言又止,头也没回的说道:“小公主在此休息一下,我去去就回。”

    说罢,急匆匆的闪身就走,去刺激鹰王,帮忙添油加醋,让鹰王抢人去了。

    赫连语嫣走出狐狸洞,刚好迎面就碰上了被狐卫们拦住了鹰王。

    鹰王看见她,也不硬闯了,就定定站在那里,痴痴的看着她。眼中的复杂神情,让赫连语嫣有些招架不住。

    她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离鹰王丈许范围的距离,这才开头说道:“鹰王,好久不见。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开门见山,坦坦荡荡。

    鹰王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恐,瞳孔都跟着一缩。

    他害怕,害怕听见他的嫣儿说的是,“我已经是狐王的人了。”这样的话。

    他会承受不住的,真的会。

    自从她离去以后,他对她的感情越发清晰。

    当他看清自己的心,知道自己喜欢的就是那道倩影时,有多少的夜晚辗转难眠,又无心修炼。

    他为她丢了魂,失了神。

    如今,佳人就在眼前,却成了别人的未婚妻。

    这是何等残忍的事情?她说有话要跟他谈谈?要谈什么?是要跟他走,还是狠狠伤透他的心?

    在没见到嫣儿的时候,他满心期待与担忧。

    期待再次见到她,担忧她被狐王扣下,有没有受到伤害。

    现在,人是见到了,可一切却都不同了。他在刚刚痛彻心扉以后,有些茫然,茫然不知所措。

    鹰王好想立马飞离此地,然而看着眼前朝思暮想的佳人,又害怕这一别,就是一生。

    永久的别离,再没借口相见,那是他不可负荷之重。

    鹰王看着赫连语嫣,想着她将在那骚狐狸的身下承欢,将为那只骚狐狸诞下子嗣,相携一生......他心中就有团火在燃烧。

    烧得他五脏六腑钻心的疼。

    以至于他原本湛蓝的眸子,都变成了赤红色。眼中血丝遍布,蛮渗人的。

    赫连语嫣看着这样的鹰王,声音又疏离了几分,问道:“你的理智究竟还在不在?如果不愿相谈,那我便回去了。”

    这话,一下子刺激了鹰王。他强行稳定了情绪,说道:“好,我们谈谈。”

    说罢,上前拉住赫连语嫣的手臂,一带。二人就来到了高空,赫连语嫣被鹰王带着来到了狐族那片密林的边缘,说道:“就在这里说吧。”

    赫连语嫣示意他放手。

    鹰王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赫连语嫣的手臂。

    赫连语嫣得了自由,疏离的道谢,而后说道:“你,真的是鹰王?”

    鹰王一愣,不明白嫣儿为何会有如此一问,遂点了点头,想听嫣儿的下文为何。

    赫连语嫣仔细打量着鹰王,问道:“当初,我们是怎么相识的?”

    ......

    接连几个问题,尤其是只有两人同行时,才知晓的一些事情,赫连语嫣都问了一遍。

    鹰王带着追忆,对答如流。

    赫连语嫣终于相信他的鹰王了。

    然而,她依旧紧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当初,我们明明是很好的朋友,为何如今再见,你不同了?”

    鹰王定定看了对方半晌,才在赫连语嫣以为不会被回答的时候,深吸了口气,回道:“因为你离去之后,我才彻底看清楚了自己的心意。我并不是想把你当成知己,当成朋友那么简单。

    我,我心里装着的满满都是你,我想标记你,想让你做我的王后。

    嫣儿,嫣儿,你,你可愿意?”

    鹰王向着赫连语嫣伸出手,急切地,又带着点希冀的问道:“跟我走好不好?离开那只骚狐狸,他给不了你幸福,我......”

    “你就可以?切~”

    一道极为骚包的声音插了进来,是狐王。

    赫连语嫣还在诧异于鹰王的表白,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狐王搅了局。

    鹰王眼神瞬间冰冷,两道寒芒射向一旁慵懒躺在树桠上,就像没了骨头的狐王。

    狐王混不在意,继续讥讽道:“就你?你搞得定你那一群花痴后宫?嫣儿去了你那儿,绝对会被她们给撕了分吃个干净!少自大,在本王这儿说得天花乱坠,起码本王还是个没开荤的雏儿~你那鹰崽子都孵出来一窝又一窝了,还好意思跑出来吃嫩草,骗小姑娘?”

    鹰王被说得十分难堪,急急抓住了赫连语嫣的双肩,想要解释。

    赫连语嫣只是平静的看着他,说道:“羽大哥,当初是你答应,会做我一辈子的好哥哥,我们将是最好的朋友。”

    鹰王的话被堵在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噎得他难受得要死。

    偏生狐王还在一旁添油加醋道:“就是,跟你回去没名没份的,还不如跟我,我可是万年铁树,身心干净呢~!”

    赫连语嫣回头瞪了狐王一眼,恨他乱开口。他明知道自己有主儿了,说这话虽然是为了恶心鹰王的,可她也同样被恶心到了好吗?

    鹰王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却是因为赫连语嫣回头的这一瞪,当成了是维护他。

    心中又有希望燃起。

    因着这一丝的希望,鹰王鼓足了勇气,携裹着赫连语嫣腾空而起,向着鹰族的地盘,快速遁走。

    赫连语嫣傻眼了,他带着她跑什么?

    而狐王见目的达成,还做做样子追了追,一副气急败坏要夺回未婚妻的架势。

    吓得鹰王飞的更快了,一口气没敢歇,直奔鹰族所在地。

    狐王也没真的认真追,但样子必须摆足。

    他直接追到了鹰族地盘的边沿,在那里叫骂了半天,见不少鹰卫飞来,一副收了惊吓般落荒而逃。

    鹰王见此一幕,这才放了心。

    赫连语嫣被鹰王软禁了起来,他担心她的心已经偏向了狐王,被狐王洗了脑。

    因着担心,也因赫连语嫣对他的拒绝,让他狠下了心,将人关了起来。

    他相信,只要二人相处久了,必然可以日久生情。

    哪怕嫣儿被那狐王施了媚术迷惑了,现在人已经脱离了狐王的手心,时间一久,嫣儿定然可以恢复正常。

    倒那时,她应该就会想起他们之间的情谊,顺从他,让他标记了吧?

    至于那只骚狐狸的标记,他会想办法将其封印起来。

    心头血的标记是无法剥离的,但是,如果自身的修为高过那只骚狐狸以后,再次标记嫣儿的时候,可以以自己的心头血,压制封印掉骚狐狸的。

    虽然这样是犯了大忌。

    因为如此标记过的雌性,不会死心塌地的只爱标记的妖。两厢标记相互抵消,等于还了雌性自由。这样的雌性,很容易生出异心。

    所以,一般被标记过的雌性,其他雄性都不会想着再次标记。那样的风险太高,妖一旦动情,都是至死不渝的。被戴绿帽子什么的,任何一只妖都承受不了。

    自己的雌性朝三暮四,无论是什么修为的雄性,都会被气得想要原地自爆。

    然而,鹰王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对赫连语嫣的感情,已经因为时间的发酵而升华到癫狂的境地。

    所以,不论他的嫣儿究竟被谁标记,被多少雄性标记,他都会再添上自己的标记,以他绝对的实力,压制住所有雄性的标记!

    为此,鹰王将赫连语嫣软禁了以后,就开始疯狂的修炼,他要早日超过骚狐狸的修为,然后标记了他的嫣儿。

    等到嫣儿成了他的影后,下一步,他就要铲除狐族。什么小青丘?不过是一群低等的狐狸过家家自封的罢了。

    他还从未听说过,火云狐跟天狐一族有什么血脉关系。

    但是,他的先祖,可是有着一丝金翅大鹏的血脉。

    只要他冲破血脉限制,彻底激发体内的那一丝先祖血脉,他在妖界,就是无敌的存在。

    待他他日飞升仙界,也可得到金翅大鹏神鸟的庇佑。

    那只骚狐狸又算得了什么?敢跟他抢雌性?不知死活!

    完全忘了一架惨败的鹰王,越想越是兴奋,以致于无法安心修炼,险些走火入魔。

    当他惨白着一张脸,嘴角还挂着一丝血线,出现在软禁赫连语嫣的一处鹰洞内时,恰巧遇到他的后宫们,全都挤在里面。

    那一个个膀大腰圆,鼻孔朝天的雌鹰,高高挺起两团肉,上下挑剔的来回打量着赫连语嫣,挑肥拣瘦也就罢了。

    语气不屑,话语刻薄,眼中还隐藏着极为浓重的杀意。

    尤其领头的雌鹰,她可是给鹰王生下了三窝子嗣的大功臣。论修为论武力,论漂亮,她都出出挑的。

    鹰后的宝座,虽然悬而未决,但她绝对是十拿九稳的候选鹰。

    眼前的小麻杆,她们都认识。

    正是当初来过鹰域,与鹰王私交甚好,甚至让鹰王朝思暮想的小妖精!

    当初走了也就走了,不会动摇她们的宝座,谁也不愿意搭理她。

    可如今,她竟然又出现了,还是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被鹰王一路抱回来的!这让一众雌鹰的面子往哪放?今日不给这不知种族的小妖精一点子颜色瞧瞧,她还当自己一步登天了呢?

    领头的雌鹰渗人一笑,说道:“姐妹们,这小妖精敢打吾王的主意,你们说,敢怎么处置才好?”

    “直接丢下悬崖,摔死了事。”

    “划花她那张狐媚子的脸,你们闻闻,她身上都是骚狐狸的气息,一定是只狐狸精。”

    “我看也是,瞧她细皮嫩肉的,要不要留些肉来下酒?”

    ......

    一众雌鹰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领头的雌鹰笑得更欢快了。

    她一抬手,顿时周围一片安静,只听她得意的说道:“姐妹们的主意都很好,那就先片下她几斤肉留着下酒,再划花了她的脸,把她丢下悬崖摔死了事,可好?”

    这时,一个低低柔柔的声音响起:“这,这样不太好吧?万一鹰王知道了可怎么办?”

    领头的雌鹰呵斥道:“怕什么?鹰王正在闭关修炼,哪有那么容易就出关的道理?等他修为打进,出关的时候,这狐狸精早就死透了。你以为,一个还没吃到嘴里的狐狸精,还能金贵过我们这些给他传宗接代的夫人不成?”

    有了这句话,原本都有些退缩的雌鹰们,又都有了底气。看着一眼不发,冷眼看着他们的赫连语嫣,众雌鹰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就在领头的雌鹰让众雌鹰动手的时候,鹰王阴冷的声音传进了鹰洞:“我看谁敢动手?”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语嫣被劫》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0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