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缨络之心-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缨络之心

    忙完了小金的事儿,云月瑶感觉自己累惨了。

    她在空间内修养了好久,才缓了过来,跟三位师父打了招呼,道了声“辛苦”,这才出了空间。

    等她出来的时候,外面也就过了三个时辰而已,天都还没亮。

    赫连语嫣见她睁眼,莞尔一笑。

    云月瑶看着赫连语嫣的笑脸,因着心情很好,也回给了她一个明艳的狐狸式微笑。

    二人“眉目传情”,再一次让夜帝修看着不爽了。

    他伸脚,就要去踹夜清寒,夜清寒却是不容他踹到,往旁边一闪就躲了过去。

    夜帝修有心拿夜清寒出气不成,这股火憋着就更加的难受了。

    夜清寒才不管呢,他现在也难受着呢。

    自家媳妇儿被小婶婶抢走了,瑶瑶钻进小婶婶的怀里,进了空间,他是知道的。但是进空间做了什么,花了这么久的时间,他却一无所知。

    如今看着那两人的样子,那么默契,他也吃飞醋了呢!

    奈何飞醋吃了一大缸,瑶瑶也没能瞧见,忽略了他的存在,夜清寒觉得自己好受伤。

    也许是两只雄性的怨念太过强烈吧?云月瑶和赫连语嫣欢快的聊了半晌,终于发觉了那股子酸味儿。

    云月瑶自赫连语嫣的怀里跳了出来,来到了夜清寒的身旁。

    一黑一白两只小狐狸,靠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儿。

    赫连语嫣也靠到了夜帝修的身边,小声说着什么。

    两只直冒酸气儿的雄性,这才被自家媳妇儿的小意,给治愈了。

    看着眉开眼笑的夜清寒,再看看面色柔和下来的夜帝修,两女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有无奈。

    这俩醋坛子哟~!

    休息的差不多了,晨曦十分,两大两下继续开始了祸害内围灵花灵草的行动。

    内围继中围之后,再一次鸡飞狗跳,四处尘烟滚滚,兽吼叫骂声不断。

    云月瑶四人却淡定的收罗着宝贝。

    遇上实力太过于强大的,四人就躲进云月瑶的隐身衣中,往明面上一窝,一动不动。

    那些妖兽们绝对不会往光裸的地方看上一眼,更不会过去。

    那样的地方,明白的写着“藏不住兽”,敢偷东西,自然是要往密林中,犄角旮旯处躲着。

    故而,利用了众兽兽的盲点,四人成功的躲过了好几次九阶妖兽的追杀。

    然后继续堂而皇之的进入到下一只大妖兽的领地,祸害人家守护的灵花灵草。

    一众大妖兽气急败坏,有火没处发。

    马上就是朝圣大典了,他们也不敢随意找茬,跟邻居打一架。

    于是,各家无奈之下,都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但是,他们都在心中憋着火儿呢,一旦让他们知道是谁做的,抓到了那小贼,他们一定会一拥而上,群殴,不,是撕碎了那混蛋!

    他们才不管什么道义还是狗屁的,那不是发怒的兽兽们会守的东西。

    云月瑶四人这一通闹腾,赚得钵满盆满的,好多外界都难寻得一朵的,在这里都是一片一片的生长。

    每一只兽兽,守护着的就是一种灵花或者灵草。这妖兽森林自中围到内围,光兽兽就有至少十万之众。

    四人一下入得宝山中徜徉,哪里还有不放开手脚捞取的道理?

    来到内围捞了一大笔,云月瑶算是开了眼。

    虽然中围的地域看似比内围宽广,也住着更多的兽兽。但是,论好东西,还真得到大妖兽的嘴里抢食。

    四人藏藏躲躲的在内围祸害了两天,内围兽兽们的地盘,几乎都被四人转了个遍,也搜刮了个遍。

    一群兽兽欲哭无泪,他们自从七阶以后,就再没受过这样的气,遇上被偷被抢的事情。

    如今,重温了一次弱小时的经历,这等于狠狠打了一众大妖兽的脸。

    这事儿第一天的时候,各家都还捂着藏着,就怕只有自己倒了霉,被其他的兽兽笑话了去。

    然,第二天,云月瑶四人已经转遍了内围的范围,闹得如此鸡犬不宁,又哪里还能瞒得下去?

    于是,众兽兽们聚在了一起开起了小会,没有兽皇主持的,一律称为小会。

    众兽兽开始交底,由低阶的开始,越说,在场的兽兽们越心惊。

    直到七阶的都诉了苦,轮到了八阶的,八阶的说完,主持会议的九阶妖兽们,也都交了底。

    这下可好,感情整个内围,在明面上活动的兽兽们,都被人家扫荡了个遍。

    可最气人的,则是众兽兽们,都不知那只偷宝贼是个什么东西?能混到内未来,显然不可能是外来者,那就是兽兽了,还是只能隐身,隐藏气味的兽兽。

    什么兽兽有这等本事?又是不在这里,或者说常年避世不出的呢?

    众兽兽们想到了一众可能,那就是有只不为兽知的,急功近利的兽兽,大概也许可能,是要晋升了。

    而那只兽兽,为了能够顺利晋升,不惜施展神通,花了两日的时间,偷盗了内围所有兽兽们的宝贝,自己独享。

    有了这样一个方向,众兽兽再大胆猜测,连九阶兽兽大佬的宝贝都被轻而易举的盗走了。

    那只兽兽恐怕是只九阶巅峰,想要进阶兽皇的兽兽。

    这个......极有可能,如果是一只九阶巅峰,想要晋升兽皇的兽兽,偷盗了众人的宝贝,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

    那只兽兽要是想要晋升兽皇,势必不能让如今的兽皇知晓他的存在。

    而还没能晋升兽皇,那只兽兽,自然也就不敢进犯兽皇的领域。

    且兽皇的皇域,目前正在对外戒严。内外消息也因此变得滞涩拖延,估计兽皇目前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就算知道了,兽皇现在也不可能有所行动。

    一边是个偷盗贼,才九阶巅峰,还没成功进阶。一边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破壳。

    孰轻孰重?自然是血脉更重,这时候,万一那是个调虎离山的计谋呢?那可怎么办?

    兽皇不管怎么思量,都会暂时放任不管。

    等到亲骨肉破壳,皇后恢复了体力,有了自保的能力,兽皇才会有动作。

    那只要进阶的兽兽,也到了那时,才会被兽皇重视。

    众兽兽都扼腕不已,如此,就给了那只即将进阶的狡诈兽兽,足够的时间去炼化了他们的宝贝。

    唉,看来第二只兽皇的诞生,不可避免了。

    再出一只兽皇,一山不容二虎,一森不容两皇。

    兽皇一战,尸骨遍地。他们就算舍得自家被盗的宝贝,也免不得要被殃及池鱼。

    众兽兽嘴里发苦,心事重重之下,又为自己的小命担忧了起来。

    被认为是即将要晋升的“兽皇”四人组,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妖魔化,阴谋化,还吓坏了一众兽兽们脆弱的小心脏。

    等着到了第三天,皇域的禁令解除。一众兽兽们,愁眉苦脸的前去朝圣。

    原本准备先给兽皇之子的贺礼被偷,他们只好退而求其次,拿了其他的东西顶替。

    众兽兽们忐忑着,原本最上上层的贺礼不见了,换了些普通货色,兽皇不可能发觉不了。

    如果仅仅是一只兽兽如此,那贺礼藏在了众兽兽进献的贺礼中,也不会被发觉。

    可现在这个局面,他们是真的害怕兽皇的雷霆之怒哇~

    云月瑶四人,就混迹在了这些朝圣的兽兽队伍中,混进了皇域范围以后。

    四人可没打算真的去恭贺,在此之前,当然是去皇域内,找小叔叔和小婶婶需要的药材,还有小金需要的那件灵物。

    云月瑶可不敢保证,兽皇会欢迎她的到来,并将这一切都双手奉上,孝敬给她。

    尤其是他们这几天扫荡了内围的事情,刚刚听着那些兽兽还在忐忑着,嘟嘟囔囔的。

    云月瑶听了一耳朵,大概知晓了,他们偷走的灵花灵草之中,绝大部分,都是那些兽兽们,准备孝敬给兽皇之子。

    恭祝兽皇延续血脉,给兽皇之子进补之用。

    现在,东西被他们收走了,也就成了从兽皇的子嗣口中抢了东西。

    兽皇再念旧情也必然会翻脸了吧?

    故而,云月瑶可不打算傻傻的先露面,万一,不,是兽皇一定会翻脸,到时候,皇域内的宝贝可还怎么盗取?

    朝圣的吉时即将到来,兽兽们都在往朝圣台赶去,那里的守卫也最多。也因此,其余地方的守卫都被抽掉走了,云月瑶四人如入无人之境。

    四人藏在了云月瑶的隐身衣之下,也却是没有兽兽能够看见他们。

    四人避开了与兽兽们近距离解除,顺利的进入了兽皇的药园。

    赫连语嫣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云月瑶也看到了自己想要的。

    两人互视了一眼,赫连语嫣快速的采摘着齐玲果,石斑花,鹿铃草。

    云月瑶则奔着那粉嘟嘟,软乎乎的缨络之心而去。

    赫连语嫣收取灵花灵草还好,虽然有禁制有陷阱,但是那些在赫连语嫣的眼中,实在称得上简陋。

    一只兽兽,法力再高,毕竟阵法之类的根本不懂,布置的禁制陷阱都是世俗界筑基期水准的。

    顶多也就只能说,比筑基期的修为身后,所以结实一些。

    也就仅此而已了。

    赫连语嫣以阵压阵,在禁制上就破开了口子,且还没惊动禁制的报警机制。

    故而,兽皇朝圣台端坐,并不知后院正在失窃。

    而云月瑶那一边,可就不太好对付了。

    毕竟缨络之心,属于灵物。说它是植物,它却更像动物。也许介于两者之间。

    这样一个灵物,有着自己的思想,虽然外形看起来,是一颗粉粉嫩嫩的心形,心尖下面还缀着一束流苏。

    那个样子,很想女子身上喜爱佩戴的香包,但那颗淡粉色的心,又是一下一下在跳动着的。

    心外,又一圈嫩绿的枝条虚虚的包裹着,枝条上,还有着几片水晶一样剔透的叶子。

    那颗粉嫩的心,也是半透明的,软软的样子,像一团心形的,粉嫩色的水团。看上去柔软,易碎。

    云月瑶小心的破开了禁制和陷阱,站到了那颗缨络之心的面前。这株灵物的确如它的样子一般,十分的脆弱。

    如果强行摘取,必然会在摘下的同时破碎,死亡。

    要想顺利的摘下,必然要先想办法打动它。

    要让一颗植物之心,为自己动心,云月瑶之前从来就没想过。

    但是,现在被逼上梁山,不行也得行。他们的时间很有限,再过不久,即便兽皇没有发现后院被盗,也一定会发现众兽兽们的贺礼不对。

    到时候一怒之下,一定就会盘查。

    这一盘查,就自然而然会联想到他的药园了。

    所以,这个时间还真的挺紧张的,也许下一个呼吸的时间,兽皇就会大怒,然后带着一群兽兽杀过来。

    云月瑶紧张得手心冒汗,但却依旧尽量稳住自己的气息。

    她脑筋急转,该如何得到缨络之心的倾心呢?眼珠儿转了转,云月瑶一瞬间张开了幻术结界,然而叫出了一直安逸躲懒的雪媚娘。

    在雪媚娘的帮助之下,使用天狐的魅惑之术。

    这一门术法,只要是天狐就都会,应该是无师自通的。

    但是,云月瑶却从来就不知道这招该怎么用,也许跟她的性格有关,她想主动使用这一招,还真用不出来。

    这时也就只能求助于雪媚娘了。

    雪媚娘无奈一叹,觉得自家小主人定然是只假天狐,看家的本领,三世都没学会。

    叹完气,正事儿还得干。雪媚娘抱住了云月瑶的小小元婴,自云月瑶的狐眼内,立时闪出一片七彩霞光。

    那霞光照耀在了缨络之心上,缨络之心渐渐由淡粉色,变成了粉红色。

    在这一变化之中,结着缨络之心那条枝条,“啪”的一下子与主藤断裂开来。

    云月瑶的小毛爪,接住了落下来的缨络之心。

    缨络之心继续被云月瑶眼中的七彩霞光照耀着,且被云月瑶触碰。

    原本粉红色的一颗心,一下子就变成了红彤彤的鲜红色。

    这是缨络之心完全臣服,倾心的表现。

    云月瑶大喜,将跳动剧烈的缨络之心收进了簪子空间,顺手,又将缨络之心的主藤,扒拉了一条枝条,也一并收进了簪子空间。

    失去了缨络之心的主藤,就此干枯,而后,一根羸弱的芽苗,自根部颤巍巍的长了出来。

    雪媚娘放开了云月瑶的元婴,云月瑶眼中的光芒收敛。

    她见好就收,拿到了缨络之心,就此撤去了幻术结界,将主藤附近的禁制陷阱恢复原样,而后与赫连语嫣碰头。

    夜清寒和夜帝修在外把风接应,两女一出来,就一同钻进了两男撑着的隐身衣下,四人成功汇合,火速离开了兽皇的药园。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缨络之心》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