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尴尬过往-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尴尬过往

    三人一狐直到进了雅间以后,夜清寒依旧觉得全身汗毛倒竖。

    那个臭小子的目光,竟然一直追随着他,直到被门板隔开。

    真是够了!

    夜清寒才一坐下,就猛灌了三杯自带的茶水,这才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云月瑶闲适的摆动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看着夜清寒的异常,微微挑眉。

    她敢肯定,夜清寒绝对是认识刚才那个戴面具的男人的。

    只因为,那个面具男子脸上的面具,竟然是完全模仿着夜清寒的那一张,若非对方与夜清寒戴上面具幻化后的面容轮廓不想像。

    云月瑶甚至会以为,那个面具男子,是夜清寒的手下之一。带着他的面具,在这里看顾着他的生意。

    其实,虽然两人的面容不像,云月瑶盯着对方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猜想。

    只不过,看着夜清寒如此如临大敌的样子,她推翻了这一猜想。转而觉得,这是因为双方相互认识,且有可能还是死对头的原因,才会如此。

    等着小伙计摆上了一桌子珍馐美味,恭敬的推出去时。

    云月瑶眨眨眼,这人的面容好生熟悉,好像是夜五吧?那么,照这样看来,这家店的确是夜清寒的咯?

    云月瑶不打算费脑子猜了,直接打开了门上的禁制,并挥手布置了禁制结界,断绝他人窥伺的可能。

    这才转头,扫了眼一脸八卦的小婶婶,和事不关己的小叔叔,最后落到了面容紧绷,好似有些紧张的夜清寒的脸上,开口问道:“刚刚那个是夜五?”

    夜清寒下意识点点头,这才反应过来,看向了云月瑶。

    云月瑶一跃,跳下了他的肩头,落到了对面的桌子边上,正面面对着夜清寒,问道:“那刚才那个戴面具的男子又是何人?怎会带着与你一模一样的一张面具?”

    夜清寒只是稍加思索,一下子就明白,瑶瑶眼中的寒意为何了。

    他的眼神有些闪躲的说道:“那人是我的死对头,那都是我刚晋升金丹期时候的事情。那时,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我,直到如今都很难匹敌。”

    说到这儿,夜清寒急急的抬起头来,说道:“瑶瑶,你放心,我一定会勤加修炼,绝不会被人给比下去的。”

    云月瑶听罢,虽然心知其内不尽不实,但也不完全是谎话。最起码的,两人敌对,且清寒也许敌不过人家,怕是事实。

    云月瑶转开视线,优雅的开始进餐,脑中却在寻思着夜清寒曾在这里,究竟吃过多大的亏,才会让他如此的紧张?

    不过,转而想到了那枚令牌,她又有些疑惑。若是真的吃了大亏,又何至于能够立足于此,有了这么大的店面,还拥有贵宾令?

    这事儿,夜清寒不肯说,含糊而过,她也不好揪着不放,问个没完。

    于是,这件事儿,只好暂且搁浅。想要了解,怕是也用不了多久。

    云月瑶眼神一闪,感应到了有人刚刚想要窥伺他们,却是碰到了她的禁制没有深入。

    而那窥伺的霸道感觉,就跟那面具男子如出一辙。且当她反窥伺而出的时候,也就证实了她的感觉。

    那面具男子,正一脸悻味的看着他们所在雅间的房门。看那个样子,怕是也已经感应到了她的示威。

    不过,对方明显没有动怒,也没有要跟她较量的意思。

    反而给她一种想要示好的感觉?什么意思?

    夜清寒感觉到了瑶瑶的异样,不想她与对方接触过多。

    那就是个十足十的色胚,瑶瑶美若天仙的容姿,岂容那等色胚觊觎?

    故而,夜清寒紧张的说道:“瑶瑶,莫要与那人纠缠,那就是个色胚,男女不忌......”

    这句话脱口而出以后,夜清寒便被对面两人一狐的眼神,噎得说不下去了。

    他是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话一出口,不就等于告诉了瑶瑶,他与对方成了死敌的原因,就是因为对方觊觎他吗?

    而且,这话不止瑶瑶听到了,就连小叔叔和小婶婶都听到了。

    夜帝修那向来不感兴趣的面瘫脸,此时也写满了八卦和揶揄。

    夜清寒:......

    他收回这句话还来得及吗?

    云月瑶原本咀嚼的动作一顿,眼神诡异的看向了夜清寒,半晌,才加快了咀嚼的动作。而后咽下了口中的食物,问道:“那你可有被占便宜?”

    这话险些把夜清寒平白噎死,他立马举起三根手指,指天发誓自己每次都顺利逃脱,且还坑了对方的。

    虽然修为不如人,但是,他的智商还是在线的。

    赫连语嫣再也忍不住,喷笑出声。

    夜帝修也掩饰性的端起茶杯喝茶,压下即将喷薄而出的一连串笑意。

    云月瑶也有些忍不住,不过自家的男人,她笑实在不合适。于是淡定的转移视线,捕捉一桌子的美食,也就将差点弯起的嘴角平复了下去。

    她是真的没想到,清寒竟然还有此等“艳遇”。

    她知道,他最痛恨的,就是被人看成女人,就因为他那张脸,长得雌雄难辨,以前在帝都的时候,不止女子会向着他丢花朵、丢香包、丢手帕等等。

    之前,他陪她一同出游的那一次,她就亲眼见过,有不少男人也会向他丢汗巾,丢折扇,玉佩等物。

    她当时虽然极力想理他远一点儿,拉开距离,以免被波及。

    却在见到那奇葩一幕的时候,忍不住在心中笑了。也有那么一丢丢同情可怜这位太子殿下。

    那时的夜清寒,脸黑得就跟锅底一样。

    当天夜半休息的时候,她就听说了他成长史中的“艳遇”。其中,就有男子自荐枕席的事情,那人听说被夜清寒险些给劈了,就在剑尖离那人还有毫厘的距离时,夜清寒突然停手,说:“这人不配孤脏了手,丢去小官馆,做个伶人炉鼎吧。”

    其后还有不少如此的例子,大多敢觊觎着他容貌的男女,还敢大胆跑来他面前碍眼的,大多都没什么好下场。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意识到他残忍暴虐的另一面。

    但是,他唯一能够容忍,她在他的面前胡作非为。

    她前次不高兴的时候,就让他男扮女装,陪着她走了一次血海。

    而今次,她依旧是心情很不美丽,于是,他就再一次化身成了美艳妖娆的合欢派邪修。

    两次,他都没有腻了她的意愿,哪怕她就是在无理取闹。

    他的宠溺与包容,到了如此地步,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云月瑶看了看夜清寒紧绷的面容,和那双眼中担忧害怕的神色。

    她很清楚,他在担忧害怕她会不信任,甚至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他,甚至疏远他。

    云月瑶咧出一个标准的狐狸微笑,这个傻瓜。

    她一跃,钻进了他的怀中,蹭了蹭。嗯,嘴巴擦干净了,于是开口说道:“我饿了,我要吃那个,投喂。”

    夜清寒被自家瑶瑶蹭到了胸口,呼吸一滞。见到瑶瑶拿他的红衣擦嘴,旋即无奈。本以为瑶瑶是不高兴了,才会如此淘气。

    哪知,下一刻瑶瑶竟然恢复如常,让他投喂。

    这一段让他想起来,就会头皮发炸,想要宰了那臭小子的过去,竟是只换来瑶瑶擦了下嘴,最为惩罚,就这么揭过去了?

    夜清寒一边顺着瑶瑶的眼神,夹着桌上的美味佳肴,一边有些感觉不太真实,不相信瑶瑶竟然没有深究,甚至不满。

    若是换做是他,他肯定不会这般淡定。

    有人敢觊觎他的瑶瑶,无论男女,统统去死去死去死!

    夜清寒突然就感觉失落了,难道说,是瑶瑶没有像他在乎她一样的在乎自己吗?

    夜清寒一个不留神,就钻进了牛角尖。

    正在失落的时候,却听到瑶瑶的声音自血契飘来:“那人什么来历?”

    夜清寒精神为之一震,瑶瑶打听对方作甚?

    他迟疑着说道:“我派人打探过对方的底细,却只打听出,他是城主的座上宾,再无其他,此人来历跟他的修为一般,都是个很难探知的谜团。”

    云月瑶抬起一只小毛爪爪,挠了挠下巴,思索道:“哦?可我觉得,他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叫人再探,隐秘些。”

    夜清寒点点头,心中的沉重依然未去。

    云月瑶说道:“既然这次是带着任务而来,就绝不能让他坏了事儿。虽然他没认出你来,看你的眼神儿却占有欲强烈。

    看来,他的确如你所说,是个色胚呢。他与城主有关系吗?不知他的面子和权利有多大?可否利用这一点,彻底查一查影都是否有魔源的事情?”

    夜清寒眼中精光一闪,对啊,他要再不个局。

    这一次,他一定要狠狠的坑对方一次,找回场子。

    心中有了计较,夜清寒看向云月瑶的眼神儿,突然亮的惊人。

    瑶瑶这哪里是不在意他?明明是记恨上了对方才对。嘿嘿,突然被巨大的幸福感砸中,这种心情难以言喻。

    夜清寒飘飘然,云月瑶却感觉不忍直视,心中叹道:容易满足的家伙。

    同样觉得辣眼睛的,还有夜帝修那一对儿。

    也不知道刚才说的还是夜清寒被个男人觊觎,还好几次险些失了清白呢。

    怎么转眼二人就变成了眉目传情了?瞧瞧夜清寒那一脸的荡漾......

    二人猝不及防就被喂了满嘴的狗粮,就连桌子上原本还看着很好吃的珍馐佳肴,也让二人提不起胃口,满意一下口腹之欲了。

    ......

    一顿饭成了云月瑶的专享,没人跟她抢了。

    吃饱喝足以后,夜五再次进来的时候,夜清寒递了个裹着纸团的灵石给他。

    夜五小心收好,然后利落的收拾了桌面,奉上了灵茶。

    等他退下之后,不动声色的来到了后厨,又将那张纸条,递给了正在这里报菜名的夜一。

    夜一接过纸团,给了夜五一个眼色,让夜五顶替着他的位置,并把手里的单子给了他。

    夜五这边继续报菜名,夜一转而到了后院,迅速找了无人处,隔出了禁制结界来,才查看起纸团。

    看完之后,夜一立即烧毁了纸团,搓成了细灰一扬。

    旋即回了后厨,继续忙碌,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店内依旧井然有序的经营着,没有一丝异动的迹象。面具男子也就不曾怀疑,自己盯上的那位养小狐的美艳女子,与这家店有什么关联。

    但是,他却从之前那一丝熟悉的气息,认为次女子定然见过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若没有接触过,又怎会沾染上对方的气息?

    而且,那股气息来到了这里才消散,定然是不久之前才沾上的。那么,那位美人儿,如今应是到了影都,甚至就在这鬼牙城才对。

    面具男子眼中闪过了什么,怀疑对方是不是知道了他在此处,所以才潜藏起来,不肯露面?

    想到这儿,面具男子的眼中划过一抹失落。

    那样美的人儿,是他生平仅见。就算今日见到的这位美艳女子,也是稍有逊色的。

    然而,回想起此美人在酒楼门前的那一幕,他的心又再一次怦然而动。

    那一刻的美艳女人,姿色险险能跟他心中的人儿平分秋色。但也只有那一瞬,之后,见她搔首弄姿的做作样子。

    那种惊艳的感觉,就被减去了大半。

    她的美,在他的心中,也因此大打折扣。

    面具男子垂眸,这世间,想找出一个比她还美的人儿,真的是难如登天。

    她的孤傲,胆大,聪敏,狡诈,还有怒视他的每一个眼神儿,都深深的吸引着他,勾着他的魂儿,整天为了她失魂落魄。

    初次见到她女扮男装的时候,他就被她深深吸引了。

    她竟是那么的调皮,明知道这里危机四伏,就凭她那一点儿的修为,就想在此立足。

    简直异想天开。

    他每次将要轻薄到她的时候,见到她誓死不从,欲要鱼死网破的眼神儿,他就软了心肠,顺了她的意,被她坑了一次又一次。

    她竟然还大胆的摸走了他的贵宾令,他当时就发觉了,却是顺了她的心意。

    他见着她的艰难,却步步为营,顽强的想要在此扎根,他暗中帮了她,替她挡掉了不知凡几的暗招。

    她如愿以偿的在这里站稳了脚,看见她伴着男装,意气风发的站于窗前,望着远方。

    他在暗处欣赏着她,也为她高兴。

    可这个没良心的,竟然跟他玩起了人间蒸发。

    他已经有多年不曾见她了,也不知她是否遇上了危险,还是因着急功近利,又去闭关修炼了?

    等了如此之久,终于再次感应到了她的气息,那个小坏蛋,竟然又跟他玩起了捉迷藏。

    面具男子满眼的无奈,旋即眯起的双眼中满是危险,似是在酝酿着惩罚“她”的招数。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尴尬过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