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接连出事-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接连出事

    当云月瑶以夜清寒的扮相,在雅间的窗口亮了下相,且还皱眉不悦的看了眼一直盯视着他们的面具男子。

    而后“啪”的一下子合上了窗户,显示出她的不耐烦来。

    面具男子反而安心了。

    对方的样貌也好,还是气息,与之前并无二致。

    也就因为他的细心,和他的认知中,没人能够半成旁人,还能同时改变了气息的。

    故而,面具男子被成功的瞒了过去。

    他至今还不知晓,夜清寒已经成功的潜出了这里,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离开了。

    入夜,上城区各处飘出了淡淡的魔气,笼罩了城主府的上空。

    城主府外,一声惨叫声划破长空,更有无数魔蝠涌向了城主府,急迫的冲入那淡薄的魔气中,吸收着这来之不易的珍贵魔气。

    面具男子在事情发生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获悉了消息。

    他虚眯了双眼,看向了城主府的方向,豁然起身,却又在站起身之后,有些犹豫不决的看了云月瑶等人所在的雅间一眼。

    最后还是决定先去解决了麻烦事,速战速决,再马上回转。

    至于这一边,他则交由自己的心腹哑奴在此盯梢。

    面具男子被诱出,云月瑶那边也立刻就接到了消息。

    紧接着,云月瑶就以血契将这个消息传给了夜清寒。

    夜清寒那一边弄出了动静,立马就撤离的。此时正在其藏身的地方缩着,等着面具男子入套。

    面具男子回转的速度之快,若非夜清寒等人弄出了动静就撤离了,怕是要被抓个正着。

    所以,在面具男子到达上城区的城主府附近时,还能看见现场的骚乱。

    他感知着还有残留未退的纯真天魔的魔气,眼中寒光爆闪。一步踏出,悬身立于城主府上空,左手抬起,物质虚握。

    一股气旋自他的掌心成型,而后越来越大,越来越狂暴,最后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

    只见他轻轻一抖手,手中的初初成型的小型龙卷风,脱手而出,所过之处,疯狂了的魔蝠尽数被卷了进去,搅得粉碎。

    连带着漂浮在城主府上空的单薄魔气也被搅散,踪迹难寻。

    解决了这么一点儿小麻烦,面具男子眉头紧皱,总觉这像是在故布疑阵,对方既然出手怎会就做这么点儿小动作?

    面具男子放出神识,四处一扫,神色一凝。

    又是一步跨出,人已经站到了城主府墙外的街面上。

    这里,有一片黑色的印记,至于为何会被面具男子如此在意?

    则是因为,这处黑色的印记呈人形,就像是曾有个人躺在这里。而这处印记上,也留有浓重的魔气。

    面具男子尝试着招魂,自那黑色的印记中,果然飘出了一只啊飘来。见那样貌,面具男子辨认出了,此人是一魔修。

    不久之前,他还曾见过。

    然而,这货今日为何会死在这里?

    面具男子有心审问对方,可那残魂却是痴痴傻傻的,不多时就自行消散了。

    消散前,唯一听他嘟囔出口的,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好精纯的魔气......魔气。”

    面具男子猜想,是这魔修见到天上的异象,接触到了那魔气,又或者是接触到了这魔气的主人,故而被对方随意灭杀在此。

    这样想来,十分的合理。

    面具男子看着地上印记,又抬头看向了已经空空如也的天空。心中忍不住思量起来。

    日前,就有天魔后裔入侵仙灵大陆一说,且事发地就在影都之外。

    今日,敢进犯城主府,留下一片魔气示威的,又是那般精纯的天魔魔气。

    面具男子垂眸沉思,是巧合?还是真的有天魔逃进了影都?

    若是真实的......面具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巨变。

    他转身,飞身入了城主府内,速度快到犹如原地消失。

    来到主院,婢女们纷纷跪地,恭敬道:“恭迎城主回府。”

    面具男子不耐烦的一挥手,说道:“都退下。”

    众人:“遵。”

    待众人全部退下,面具男子这才转身,向着卧房而去。

    进入卧房,开启了屏蔽的阵法,又开启了重重杀阵。他这才来到了床边,伸手摸向床内侧的墙壁。

    点开了机关,床内侧的墙壁开始像水波一样荡漾开来。

    面具男子脚下一点,就钻进了水波之中消失不见。而后,墙壁也恢复了原样。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面具男子才带着安心而又疑惑的神情,自墙壁内走了出来。

    那件被世代守护的东西,并未丢失。难道,是对方还未察觉?亦或者......

    面具男子的脸色又是一变,小心翼翼的四处探查,最终,在窗棂处发现了一丝极为浅淡的魔气气息。

    面具男子脸色铁青,眼中寒芒吞吐,果然上当了。

    他敢断定,对方来此,并未能找到想寻的东西。

    奈何,他这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当有那件东西是否已被贼人探得,却是成了领路之人。

    面具男子紧皱眉头,是他大意了,才中了这么浅显的雕虫小技。

    不过,即便再来一次,他怕是也还会再上一次当,中一次计。

    因为那件东西实在太过于重要了,他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一定是要确保那件东西无碍,才能安心。

    这便也就成了他的弱点,为今之计,只能寻出,来此探得此物的天魔后裔。

    若不然,影都怕是要永无宁日了。

    ......

    另一边,云月瑶通过追踪砂,看到了面具男子的秘密。

    她想要知晓那个面具男子的身份,一时灵机一动,想起了小老头曾给她的那些追踪砂。

    就将其交给了夜清寒一些,让他布置妥当。

    却不曾想,他竟是趁乱的时候,将那些追踪砂,布置到了城主府内,还让她意外的就看到了这样一出好戏。

    真的是好意外。

    没想到,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城主大人,竟然会是那面具男子。

    更没想到,一直一来,垂青她家清寒,又这般痴情的情种。竟然能跟传闻颇多,且十分神秘的城主是同一人。

    云月瑶眼神微眯,城主卧房的秘密......那里究竟藏了什么?能让那般难缠的城主大人都钻了套,暴露了卧房内的机关?

    看到城主那般紧张的样子,双拳都攥得死白了。可见那个传送密室,里面藏着的秘密定然非同小可。

    仙灵大陆最大的黑市之主,究竟掩藏了怎样一个秘密呢?

    云月瑶想到这儿的时候,突然心中一跳。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她,想要去探一探城主的卧房,搞个究竟。

    这个想法一起,云月瑶就摇了摇头,不说那是龙潭虎穴般的城主府,就说那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卧房,她随意进入就很是不妥了。

    云月瑶完全可以想到,若是被夜清寒知晓,定要闹出一番波折来。

    一想到那只委屈巴巴的大型犬(夜清寒惯用表情包)......

    云月瑶就感觉头皮发麻,牙齿酸疼。

    但若不去一探究竟,她又很不甘心。

    就在她沉思这件事儿的可行性时,赫连语嫣突然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怎么了?可有什么难出?”

    云月瑶抬起脸来,一脸的苦恼,在迎上赫连语嫣关心的眼神儿时,突然一亮!

    对呀,这不就是个办法么?

    她不能自己去,但她可以拉着小婶婶一起。

    这样,就不算她有失体统,更不会被夜清寒幽怨的眼神儿洗礼了。

    至于小叔叔会如何?呵呵,那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有什么是小婶婶摆平不了的呢?

    于是,这件事儿,就这么愉快的被她拍板了。

    一旁的夜帝修,见到云月瑶看自家小嫣儿那亮亮的眼神儿,就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三步并作两步,抢到了云月瑶的面前,将自家小嫣儿护到了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云月瑶,说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不要事事都想着拖嫣儿下水。自己能解决的就独立解决。”

    他就没直接说:每次跟你牵扯到一起,准没好事儿。离我家嫣儿远点儿。

    其实,他是很想说得这么直白的,奈何小嫣儿就在一旁。

    若是嫣儿不在,他定然会下黑手,将云月瑶和夜清寒这一对瘟神,赶得越远越好。

    虽然说这二人是瘟神不太好听,但却并不是夜帝修的恶意诋毁。

    云月瑶魂魄不全,短命、倒霉、招黑,都是必然的。夜清寒是她的变数,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在没有重塑仙身,羽化飞升之前,这两人就如瘟神附体。

    无论大事小情,兴许别人逃得过,他俩个却是极难多的过去的。

    好在两家的族长,应是下了大力气帮衬着。

    不然,这俩倒霉的小幼崽,怕是活不过成年就又投胎转世去了。

    夜帝修看得通透,才不愿自家小嫣儿去做二人的贵人。

    嫣儿即便有本事,他也不愿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万一对方的霉运上涨,嫣儿沾了过多的因果,定然也会被卷进去,承担一定的代价。

    夜帝修心疼媳妇,就算显得不近人情,就算会与族人为敌,为了嫣儿的安危,他也在所不惜。

    别说只是族人中不知多少代的小辈,就算是迎上漫天诸神,他都会义无反顾的挡在小嫣儿的身前。为她挡去一切威胁与伤害。

    然而夜帝修的做法,别说云月瑶不理解,就连赫连语嫣也觉得过分了。

    她知道夜帝修很强势,喜欢把控一切的感觉。

    这与他前世今生的身份都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是,她喜欢他的一切,却唯独讨厌他的独断专权。

    那种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打着为她好的旗帜。却是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感受。哪怕,她会伤心难过。

    只要是他觉得没有必要的,该斩断的旁枝末节,他就会很不近人情的插手干预。

    如今,在与可爱却又可怜的小月瑶相遇,以他们的阅历,一眼便可看出小月瑶的不妥。

    她很喜爱小月瑶,他却极力在反对她与小月瑶相处。

    赫连语嫣看着夜帝修高大的背影,眼中积蓄着复杂与失望。

    云月瑶还在诧异看着眼中除了嫌弃之外,还露出了一抹决绝的小叔叔。

    不明白他这算是什么意思?

    夜帝修却是背脊一僵,似是感觉到了背后的目光。

    他有些僵硬的转身,就看到赫连语嫣在缓缓后退,一步步远离他。

    夜帝修没来由的心中一慌,急急上前两步,想要说话。

    赫连语嫣却是退得更快,抢先开口道:“我想,你该自己独处一段时间,好好想一想,你的做法。或者,如果你该理解一下,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说罢,赫连语嫣就绕过了夜帝修,拉着云月瑶的袖子,离开了雅间。

    夜帝修一时呆愣在原地,久久未动。

    那样子,好像震惊于小嫣儿对他的失望,嫣儿眼中的痛楚,好似一柄利剑,深深扎进了他的心口。

    夜帝修下意识低低喃喃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么?”

    念出了这句话以后,他自嘲一笑,仰起头,深深吸气,再呼出。

    而后好似被抽干了力气,后退着踉跄了两步,跌坐在软塌之上。

    他想不通,想不通自己是为嫣儿好,为何嫣儿就不懂他的心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嫣儿若是如此做,如此为他,他会很高兴呀?他,不懂。

    云月瑶有些没搞清楚状况。

    这一对儿,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呢?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呢?

    难道,在她没留意的时候,这两人说了什么,起了什么小矛盾?

    赫连语嫣也没跟云月瑶解释,这件事儿,是她跟夜帝修之间的事情,不必闹得人尽皆知。

    他们的感情,除了很严重的问题。

    她甚至一下子想明白了,当初他们会落到如今的地步,跟他们之间的这个问题息息相关。

    不然,他怎么会入套?她也不必跟着下界了。

    当初事发突然,她没得选择。

    可是,现在,这个问题越来越明显了,再不纠正,只怕他们之间会给那人更多的空子可钻。

    这一次,借着小月瑶的事情,她必须要将这件事情解决掉。她要让夜帝修彻底明白,不是他想着是为她好的事情,就一定是正确的。

    夫妻之间,有商有量,互扶互助才能走得长远。他那种爱,是自私的,自以为是的,是没把她摆在对等的位置看待的。

    她不喜欢,更委屈。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接连出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