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风起云涌-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风起云涌

    赫连语嫣这一边,因着夜帝修被打伤,冰释前嫌。

    另一边,云月瑶和夜清寒正说着话儿。

    夜清寒将他的布置,都跟他家瑶瑶说了一遍。

    末了,还拿出了瑶瑶给他的玉玲珑,说道:“多亏当时带着这个,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在城主府外布置。

    只是,原本预料的,那小子不会去城主府,淌这趟浑水,打算去引诱他前去的计划搁浅了。没想到,他竟然在为夫离去后不久就着急忙慌的前去了。”

    云月瑶看着一脸困惑的夜清寒,笑道:“是呀,你走后,通过你放的追踪砂,还让我看了场好戏。你可知,看上你的那个登徒子,就是影都的城主大人?”

    夜清寒目瞪口呆的看向了他家瑶瑶,不可置信的重复道:“影都的城主大人?”

    云月瑶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当时看得一清二楚,他径直进了主院。有颗沾染了魔气的追踪砂,恰巧就落到了他的窗棂上。倒是还让我看到了城主大人的牙床内壁,竟然另有玄机。”

    夜清寒听到这儿,脸色有些臭臭的问道:“那,瑶瑶不会也看到那个臭小子宽衣解带,甚至是沐浴了吧?”

    云月瑶翻了个白眼说道:“哪有?发现了那道墙壁的秘密,我就毁了追踪砂,不然,早就被发现了。”

    夜清寒听罢,怀疑的看了瑶瑶一眼。

    见瑶瑶坦荡的神色,还有突然微眯的双眼,他赶紧变了态度,一脸讨好的笑道:“我家瑶瑶聪明绝顶,定然不会被那臭小子发现端倪的。”

    云月瑶傲娇的抬起了毛茸茸的小脑袋,说道:“那当然,而且,追踪砂虽然被我报废掉了,但是,那一抹魔气想必还是留在了窗棂上。那位城主大人若是寻得了那一丝气息,怕是会把此事按在天魔后裔的身上。所以呀,应该是因为他的那个秘密被发现了,城主才会如此紧张的下令,全城搜查。我们刚好坐收渔翁之利。”

    夜清寒看着瑶瑶这傲娇的小模样,喜欢得不得了,摸了摸她顺滑的狐毛,夸赞道:“是啊,瑶瑶才是最大的功臣。”

    云月瑶虽然被夸了,心中高兴,但是,看着对方这哄孩子的态度,莫名其妙的不爽。

    故而,她张开了小嘴巴,露出了尖利的牙齿,一口就咬在了夜清寒的手掌上。

    夜清寒疼得“嘶”了一声,却没有躲开,神色委屈的看着瑶瑶,说道:“好好的,瑶瑶怎么说咬就咬呀?难道牙痒要换牙了不成?”

    说着,就想去扒拉云月瑶的嘴巴,去看她那一口小奶牙。

    云月瑶:......

    她立即松开了嘴巴,想起自己还是小幼崽,一口小奶牙还没退,她就心塞得不要不要的。

    明明是人间已经及笄了,可在仙界,她才出生十几年,根本就是还没断奶的小幼崽。

    想到这个,云月瑶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好郁闷啊。

    不过,她又想到了城主卧房内的那面墙壁,想着当时的那种感觉。

    那个东西,是不是跟她又有什么渊源呢?

    云月瑶不太肯定,但是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一定要像个办法,进去一探究竟。

    ......

    另一边,还在调养身体,伤重未愈的两位狐爹,突然眉心一跳。

    虽然不在一处,却是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

    二人纳闷,为何会有此不详的感觉?难道是瑶瑶/清寒出事了?

    二人心中忧虑,可却身不由己。

    眼见着丹药的药力到了尾声,如今正是关键的时候,如果中断。他们这伤,将伤了他们的根基,这样的痛苦,会跟随一生,再无痊愈的可能。

    二人咬紧了牙关,游移不定,一边是儿女,一边是狐族。

    若是二人成了废人,狐族短期内根本无法寻得继任者,来顶替二人的位置。

    如此,天狐一族就又要败落两族。

    可另一边,万一瑶瑶和清寒再出事......

    就在二人犹豫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他们最不愿想起的一个人,也跟着下了界。

    鬼君/淳于炎。

    二人几乎又是同时想到了这个讨厌的家伙。

    不过,虽然他们不喜这个家伙,却不得不承认,他将会成为瑶瑶复生后的又一个变数。

    云颜对鬼君的评价,比夜天要高了许多。

    当初若非鬼君出手,云渺渺怕是......

    夜天虽然不愿承认,却也觉得淳于炎在下界,一定能护住他与渺渺的血脉。

    而淳于炎与瑶瑶又是师兄妹,定然也会极力去维护的吧?

    这样一想,二人又安了心,决定彻底信任一次那个家伙,把自己儿女的性命,暂时托付给淳于炎这么一回。

    等他们遭天谴所带来的反噬之伤彻底痊愈,这个人情,再由他们好好偿还。

    看着痛苦减轻的身体,两位狐爹都露出了温暖的笑意。

    若非瑶瑶和清寒几次三番的逆转了局势,他们伤上加伤,吃了那枚丹药,也无济于事。顶多能多撑一阵子。

    可现在不同了,无旧疾加身,没有一次次的伤上加伤。

    二人只要挨过了这一次的反噬之力,就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二人又同时感叹起因果的奇妙,因果轮回,生生不息。他们为救妻女/妻儿,为扭转仙魔之间的劣势,此前付出了的,现在都得到了回报。

    他们期待着痊愈,期待着妻女/妻儿大团圆。

    ......

    而另一处,同属仙界,却又是个好寻却也极其难寻的地方,一白衣男子静坐于此,气质清冷,不言不语不动。

    一双好似会说话的妙目,此时淡淡的看着面前的期盼,手执一黑子,却是迟迟不曾落下。

    此人若是被云月瑶看到,定然会惊讶的一眼认出。

    这正在独坐下棋的人,正是留影的本尊仙身。

    下界发生了何事,在仙界的他并不知晓,放下去的那缕神念还未回归,也不知如何了,竟然杳无音信,全然不曾给他传达一星半点的消息回来。

    留影淡淡蹙眉,却又在下一瞬展颜。

    没消息,不就是最好的消息吗?

    ......

    神殿中,狐神百无聊赖的看着漫天星辰,突然眼皮一跳,掐指算来,眉头就是一皱。

    原本百无聊赖的神情,此时已经十分阴沉。

    狐神看向了曾经与云月瑶对峙的方向,微微愣神,出神半晌后,又看向了属于他的三千小世界,那里被魔气侵染,被扩展成墨色的地盘又进了一步。

    他神色冰寒,伸出一指,想要点下,却又迟疑了一瞬,收回了手。

    天意不可违,他既已揣度出了天意,又怎能出手干预?

    狐神无奈的仰头看天,谁说天道只会限制世俗凡人?成仙以后,依旧还有更高的天,全新的天道束缚。

    成了仙的,幻想着成神以后将会获得无尽的寿命,完全的自由。

    可他现在已经是一方主神,拥有属于自己的三千小世界,可以为他人编写天道。

    可这又怎么样呢?他的头顶依旧还有一片天,还有着更为严苛的天道束缚着。

    自由?自由究竟是什么?登顶?这顶又在哪里?

    狐神自嘲一笑,世上不过都是痴人,痴人说梦罢了。

    狐神无法左右这一次既定的劫数,唯有希望他暗暗投下的棋子,可以变成希望的种子。

    不然,他的三千小世界,怕是自此要全部崩盘。

    而没了三千小世界的主神,等于毁去了他的根基,下一个将被泯灭的就是他了。

    狐神眼中没有惧怕,没有不甘,只定定的看着三千小世界,看着他中意的那个小丫头,久久不曾回神。

    ......

    忘忧湖中,云月娇全身的鬼气渐渐趋于稳定。

    才经历了雷劫的洗礼,她终于晋升成功了。

    虽然,她的修为,她自己都不明白该怎么论断。但是,师父已经说过了,只要她这一次成功晋升,就不再怕太阳,可以前往仙灵大陆,去看二姐姐了。

    云月娇眼中欢喜,心中更是欢喜。

    好久好久不见二姐姐,也不知道自己天赋卓绝的二姐姐,如今又厉害到了什么程度了呢?

    淳于炎守在一旁,替云月娇护法,见她完成了晋升的最后一步,只需再巩固一下修为,即可随他回转仙灵大陆,眼中露出了一抹满意之色。

    云月娇的资质,虽然很糟糕。

    但是,因其被云月瑶那个丫头,放进麒麟魂玉中温养过,也算是补救了一部分。

    再加上,云月娇本身很是乖巧听话,修炼也是勤勤恳恳,从不喊烦喊累,吃得了哭,受住了来自外界的骚扰和惊吓。

    如今有这等修为,小有所成,也算是神速了。

    淳于炎难得会夸奖人,这一次,却是破天荒的夸了云月娇一句:“不错。”

    云月娇霎时小脸儿爆红,作为一只鬼修,隐在黑烟般的鬼气后面,那张惨白的小脸儿上,能露出这样羞红的颜色来,还真的挺稀奇的。

    淳于炎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会脸红的鬼修。一时也起了点儿好奇心,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云月娇的脸。

    想看看她的脸上有什么与众不同的。

    结果,这一举动,让云月娇更为尴尬,一张小脸蛋儿,已经红到可以滴血了。

    淳于炎挑眉,不解的问道:“你没有肉身,没有血液,这鲜红的颜色,是如何办到的?”

    云月娇一呆,原来是她误会了。

    想起呆板不解风情的师父,她一下子就自泼了一盆冷水。

    幻想着师父会懂风月,对她上心,简直天方夜谭了。

    云月娇眼中一瞬黯然,不过却瞬间转变会正常的神色,敷衍道:“跟二姐姐学的小把戏罢了,一时不察就使了出来。”

    淳于炎疑惑的问道:“是这样的吗?”

    他思来想去,还是相信了云月娇的说法。

    毕竟,那个鬼丫头,总是爱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能让一只脸色惨白的鬼修脸红什么的,大概就是类似鬼术中的偏门一样。

    人族叫什么来着?嗯......对,幻术。

    致幻罢了,又不是真的。

    淳于炎摇摇头,甩去胡思乱想,说道:“既然已经成功晋升了,那就尽快稳固境界吧。待你境界稳定下来,为师便带你去仙灵大陆,看你二姐姐。”

    云月娇一听要去见二姐姐,立马就不纠结了。

    她忙点点头,地儿都没挪,直接入定,开始巩固修为。

    淳于炎看着这般乖巧的云月娇,尤其是她那与那个丫头几分相似的容颜,眼神一软,旋即也闭上了双眼。

    借着云月娇稳定修为的空档,他也要恢复一下上次跨界的耗损。

    不然,这一次前往,耗损重叠,他过去了也是一摆设儿。

    ......

    城主府中,穆青心情沉郁的靠在牙床之上,说是牙床,其实非常的贴切。

    他的牙床,就真的像是一只妖兽大张着嘴巴一样,下颚是他的床,上颚是床顶,挂着鲜红的帐幔。

    乍一看像是喜床,却又造型太过独特。

    再一看,那张牙床,就像是一头巨狼的嘴。上下尖利的牙齿,四颗粗长的犬牙俱全。

    云月瑶当时第一眼看到城主大人的卧房,竟然放着这样一张床的时候,才会好奇的多看了两眼,这才看到了床内的秘密。

    穆青此时就靠在床上,伸手无聊的拨弄着牙床的利齿。

    已经封了城,也已经开始大肆搜查了。

    虽然知道不能心急,可他就是很着急。

    一方面,哑奴那边没有新的消息传来,也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并没有出现。

    另一方面,四煞齐齐出洞,一天都快见黑了,也没听闻四煞找出天魔后裔的蛛丝马迹。

    这两桩心事都不顺心顺意,穆青的心情可想而知。

    尤其是想起殿中那名红衣女子,竟然跟他的佳人接触过,他就难受得不要不要的。

    他等了这许久都不曾见到的人儿,却被个女人抢了先。

    他越想越是憋屈,现在城中又乱,不知道如果通过这种方式,将他的佳人给搜出来,对方会不会生气?

    穆青转念又一想,若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晓得了他的真实身份,又会不会惊讶?会露出怎样的神情?

    他不信,不信她知道自己是城主以后,还能高冷的蔑视他。

    不管如何,总会露出厌恶之外的神情来吧?

    想到这儿,穆青坐不住了,眼睛虚眯着传音给哑奴:“去把那红衣女子给我抓到城主府来,我要以她做饵,试试看她与我的瑶仙,究竟是什么关系。”

    :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风起云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