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瑶瑶生气了-小祖宗,已上线-赛车比赛游戏网
小祖宗,已上线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瑶瑶生气了

    凌云龑一听,就知道这是丫头的三妹妹,也不隐瞒,点点头,说道:“没错。”

    话一出口,凌云龑才发觉了云月娇的不对劲,这,竟然是个鬼修。

    凌云龑转头就对着淳于炎怒视,问道:“她是被你霍霍成这样的?”

    淳于炎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闲杂人等,却是突然发觉了一丝的天魔气息,眼神顿时变得锐利。

    凌云龑还以为他想打架,才一戒备,也迟了一步,发觉到不对劲。

    二人齐齐看向了一个方向,凌云龑才要有所动作,却是被淳于炎抢了先。

    偏偏淳于炎人已经没了影子,却留下了一句:“看好两个孩子。”

    凌云龑郁闷,他是奶妈子吗?怎么都让他看孩子?

    只是郁闷归郁闷,两个女孩儿的安全,他还是要尽职尽责的照看好的。

    这一边,云月娇和云月清见了面,两个小姐妹都很腼腆,互相说着话儿。

    另一边,淳于炎已经极快的闪现到了魔息出现的地方,就见一道极快的黑烟,向着远处逃遁。

    淳于炎眼神微眯,追了上去。

    就在他消失不久后,魔息出现的地方,又有几道黑烟快如流星般,向着无极剑宗杀去。

    这几道黑烟并未敢探查刚在此停留的身影身份,不然也不会如此冒失。

    经过几天的骚扰,几条黑影确定了,这第一修仙大派,只有一个分神期天尊镇守。

    且只有这么一个人十分难缠。

    他们今日也就想要调虎离山,然后端了这第一修仙大派,给修仙界一个强有力的震慑。

    所以,他们之中,速度最快的天魔后裔,主动去引诱那个厉害的家伙出来,剩余的四个家伙,就打算前去血洗无极剑宗。

    然,还不等这四条黑影潜入无极剑宗的宗门内大肆屠杀,凌云龑已经手握长剑,凌空而立,等着他们了。

    四条黑烟立时顿住,显露出了奇形怪状的四个天魔后裔。

    他们的眼中全然带着惊疑不定,难道调虎离山的计谋失败了?

    四只天魔后裔面面相觑,最后俱是神情一狠,咬牙冲了上去,打算以多欺少,哪怕又所牺牲,也要灭杀掉凌云龑。

    凌云龑轻蔑的看向了四只天魔后裔,若说一下子十几只二十几只,他可能还会忌惮几分。

    经过上一次濒死的教训,他也有了对付天魔后裔的宝贵经验。

    而他的手中,所拿的,也是丫头留给他的万年桃木髓佩剑。

    有如此适合斩魔的利器,他对付区区四只天魔后裔,便更加信心十足。

    这一边,凌云龑跟四只天魔后裔厮杀到一处的时候。另一边,淳于炎也追上了四处乱窜,引着他转圈遛弯的天魔后裔。

    那只以速度为傲的天魔后裔,不可思议的看着堵在他面前,好整以暇等着他撞上来的家伙,一时身体有些僵硬。

    淳于炎可不是凌云龑,凌云龑还有肉身,淳于炎却没有真实的肉身。

    就算是修为上去了,才凝出的身体,也被云颜和夜天合力给毁了。

    鬼君大人虽然自行疗伤,又养出了一副肉身,却并非是完全体。

    如今再受到天道的压制,他的肉身就更加的可有可无了。

    但也因为没有强悍的肉身,一介灵魂之躯,瞟来瞟去,随心自由,哪里能是一直风系天魔后裔能够比拟的?

    被堵住的天魔后裔惊诧了一瞬,便犹有不服,转头就要再次逃跑。

    淳于炎被引出这么远了,哪里还耐烦追他?想跑?经过鬼君大人的同意了吗?

    淳于炎这一边出手就是杀招,天魔后裔想要逃窜,是没了机会。

    不然,只要他不接招,一个转身,就等于就后背完全暴露给敌人。

    天魔后裔本就凶残,此时受到逼迫,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直接就迎了上去,打着死也要咬下对方一口肉的盘算,不要命的迎击。

    淳于炎哪里会把,区区一只不入流的杂种天魔放在眼中?

    他这边应付的轻松,根本不在乎那只天魔后裔的拼命,如同戏耍般就结束了对方的性命。

    而另一边,凌云龑一对四,面临着四只如同疯够,只攻不守的天魔后裔,他就没有淳于炎那般轻松惬意了。

    虽然没有受伤,却也被撕破了法袍。

    就在他一剑结果了最后一只天魔后裔的时候,淳于炎刚好回转,来到了近前。

    淳于炎上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就去云家两姐妹那边,去查看两个孩子去了。

    凌云龑却被那一眼看得心头火起,什么意思?看不起他怎滴?自己可是一对四,他就去追了一只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呸!

    凌云龑气急败坏了好一会儿,却是没有耽搁回转的脚步。

    他也担心再有天魔后裔出现,掳走那俩孩子。

    等到回转,看到两个孩子安然无恙,凌云龑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凌云龑是放心了,可淳于炎的心还悬着呢。

    他可没有忘记,他留在云月瑶身上的印记,竟然出现在了天魔之气那般浓郁的地方。

    所以,当此间事暂且了解了以后,淳于炎就将云月娇也留在了凌云龑这里,独身前往印记所在之地,去寻找云月瑶去了。

    他心中担忧,却也因为印记还在,想来人还没有出事儿。但什么时候会出事儿,那也是说不好的。

    他目前也没更好的办法,及时去救那丫头。只能寄希望于,他还能及时赶到,护她周全。

    ......

    而全然不知,自己正被多方担心的云月瑶一行人,此时正陷入到一场恶战之中。

    事情,还要从两人两狐发现了囚仙殿开始说起。

    云月瑶和赫连语嫣合力,暂停了六品阵法三息的时间。

    两人两狐就靠着这个时间,钻进了其后的洞内。

    这时,一声惨叫自洞内传出,两人两狐惊疑不定。

    看来,这里并非没人,而是都被关在了某处。那小厮只是刚进入到入口,看到了囚仙殿,就被吓跑了出去,根本就还来不及看到人。

    有了这样的认知,云月瑶可就有些急了。

    既是如此,那陆翰等人必然就在这里。

    看见云月瑶焦急的模样,赫连语嫣哪里还会耽搁?

    她跟夜帝修对视了一眼,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二人的默契度相当的高,一个眼神儿足以表达清楚各自的意思,连传音都省了。

    所以,夜帝修点点头,随着赫连语嫣小心的向内探查。

    因为两人不清楚,来此开启阵法的人,有没有在其内再设置什么陷阱。

    故而两人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可以说是稳扎稳打的行走。

    但是,两人还没走出去多远,就被云月瑶叫停。

    她小毛爪一甩,拿出了隐身衣一抛。瞬间隐去了两人两狐的身形,她这才安心的传音给众人道:“如此,在隐身衣下传音,就不怕暴露了。”

    赫连语嫣夸奖般的,摸了摸云月瑶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旋即同夜帝修再次前行。

    直到两人两狐下到了石洞的尽头,来到了一座石门打开的殿宇前。

    当看到殿宇牌匾之上,那明晃晃的囚仙殿,三个杀伐之气甚浓的烫金大字时,两人两狐的呼吸都为之一滞。

    云月瑶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其内,正有十几个一身黑色斗篷裹体,不知是人尸魔的家伙,在囚仙殿内,对着十几名修士动用酷刑。

    其中,就有一个被绑在刑架上的女子,身上的法袍虽然残破了,却是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无极剑宗的弟子法袍。

    云月瑶心中一痛,不知道那动也不动的女子,究竟是凌角还是卢雪?

    云月瑶声音发紧的传音,说明发现了无极剑宗的弟子。

    赫连语嫣看着店内那炼狱般的场面,眼睛赤红,不知想到了什么。

    夜帝修也是眼神凌厉,一副要大杀四方以泄心头之气的模样。

    夜清寒看了一眼里面,则是担忧的转过头,去看他家瑶瑶。

    见瑶瑶的模样,他温声安抚着,传音道:“里面有个出窍期的坐镇,那些行刑的,比不是修为高深之辈。这样,我去对付那个出窍期,你们再趁机去杀了那些黑斗篷。”

    如此交代,其实很合理,云月瑶虽然很想亲自去结果那个出窍期。

    但是,想着里面那些被行刑的人,比起报仇,更需要马上接受医治。云月瑶就说不出负气的话,点头也同意了。

    夜清寒略微安心,瑶瑶还没被怒气冲昏了头脑。

    安心的下一个瞬间,夜清寒就一下子窜了出去,直奔那名出窍期的修士。

    那名修士,原本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人的位置,饶有兴趣的看着一狗腿子行刑。

    他倒是最想坐在正中的宝座上,奈何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沾一沾那个边儿。

    但是,他认为那也只是暂时的,只要他的修为,达到了分神期,成了天尊尊者。那个位置,早晚就是自己的。

    正当他志得意满的拿起酒壶,一边喝一边嗅闻着血腥气,一脸享受的时候。突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然就从殿外窜了进来,直取他的项上人头。

    来者正是瞬间化为人形的夜清寒。

    夜清寒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就在对方走神的一瞬,一个瞬移出现在对方的身后,手中的灭魔剑直接就抹了对方的脖子。

    但是,已经到了出窍期的大能,哪里是抹个脖子就能死透的?

    夜清寒身形才一站稳,身后那个还惊瞪着双眼,手里还握着酒壶,准备往嘴里倒酒的修士。一颗滚圆的头颅,就以一个极慢的速度,向着滚面滚落下去。

    而就在头颅落地的下一瞬,就见那颗头颅的灵台大开,一束灵光射出,灵光内,携裹着一个一拳半大小的元婴。

    元婴的脸上带着惊怒之色。

    他的肉身,就这么被个陌生的男子给毁了,他甚至都没能有所反应。

    元婴恨极,对方若非偷袭,他哪里会落得如此下场?

    正当他恶毒的想着,如何抓住那男子,让他尝遍这囚仙殿的酷刑时。突然,门外又冲进来两个人,对着那些被惊吓到,而听了手的狗腿子们而去。

    只听得一连串惨叫声响起,十几个刚刚虐人正欢的狗腿子,就被两人一狐斩了个七零八落。

    那漂浮在空中的元婴一见不好,对方还有帮手。同时,他也是看不清夜清寒的修为,这可让他的心里直打鼓。

    拿捏不准对方是故弄玄虚,还是真有实力。

    元婴还是很珍惜自己的这条小命的,他见势不好立马就使出瞬移遁逃。

    然而,夜清寒一剑见功以后,第二剑就在蓄势。

    就在元婴想要逃跑的时候,第二剑已经再次刺来。

    那出窍期的元婴吓得目眦欲裂,紧要关头也顾不得其他,急忙消耗了一滴精血,加速遁逃。

    夜清寒的那一剑,也就此让他躲了过去。

    但是,他只顾着去看夜清寒,还庆幸着自己学了秘术,将凝炼而得的精血,全都藏于元婴之中。

    却并未留意,就在他的正前方,一只很不起眼,很萌很可爱,乍看上去并没什么杀伤力的小白狐,正如同看死人一般注视着他。

    元婴加速了瞬移,也由此一头就装到了一面完全看不到的壁障之上。

    这一下的撞击照实够狠,一出窍期地尊的元婴,竟是结结实实的一撞,自己把自己装死在了那一面屏障之上,元婴之气被撞得四散,精血如同大姨妈般糊在了透明的壁障上。

    他这一史上最悲催死法,震住了准备补剑的夜清寒,也震住了在场所有还能睁眼之人。

    云月瑶看着那流失的元婴之气,那可全是好东西。

    她急忙抛出了水晶球法宝,一丝不落的将正在逐渐逸散的元婴和飘散开来的元婴之气全部网罗进了圆球中。

    接下来,她小毛爪一晃,就抹去了元婴中的神识,一举粉碎了起神魂。

    此时,夜清寒三人都清楚的明白了云月瑶此时有多愤怒。

    尤其是夜清寒,他感觉自己口中发干,于是干咽了咽口水。

    他两剑未能结果了那个出窍期,瑶瑶怕是生气了才会出手的吧?

    这这这,瑶瑶生气好可怕,后果也是很严重。

    夜清寒心里有点儿没底,拿着剑站在原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瑶瑶,心底发虚。

    他默默的抬起头,向着根本看不到的星殿瞧了一眼。觉得瑶瑶既然如此愤怒,怕是星殿......,呃不,有可能是整个圣地都要倒霉了。

《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瑶瑶生气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61/161362/55191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