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冲动的主宰-末世异形主宰-赛车比赛游戏网
末世异形主宰

第195章 冲动的主宰

    不知道少女又羞又窘,却又偏偏不能停手,自己都蹭的双腿发酥胸前发热,云海心头已经燃起了一团火。

    实际上,这团火已经烧了很久了。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随着他每一次从菌毯中吸收不同异形的力量、速度,乃至对空间中无处不在的未知能量的吸收。

    云海觉得自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比如今天,血洗了西尼市,异形大知杀死了多少只、多少种变异生物,浓重的血腥气息弥漫全城。

    以至于在云海特殊的精神感观中,那浓郁的血腥气息,如同一层血红色的雾障,笼罩了整座西尼市。

    非但没有任何不适,他反倒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就像末世前在自己的阳山小店时,烤箱中的干点散发着诱人的奶香,锅里的卤汁吐着肉香的泡泡,前台的各色小吃奇香四溢。

    刚才,看到蚁后皇后吃的那个酣畅淋漓,云海竟然有一种羡慕的感觉。

    他很想跟它一样,扑上去生啖大嚼,任由新鲜的血肉在舌尖绽放最美味的享受。

    然而理智告诉了他,他不能这么做。

    所以云海一直在忍耐,他试图通过对空间中能量的吸收这个过程,缓解自己血腥的**。

    莫名的窥探,无论是错觉还是直觉,这让他心头又憋起了一团火。

    两两相撞,看似云淡风轻的他,实则到了一种快要爆发的边缘。

    不知道自己生涩地在挑逗的,却是如同一只处在爆发边缘的野兽。

    方糖强忍着羞意,那鲜红的快要滴下血来的脸庞上,一对充满魅惑气息的双眸春波荡漾。

    双手十指几乎就是在抚摩云海的颈项,少女饱满而坚挺的胸部。挤在他的后脑,被挤出一个异常*的形状。

    “难道他根本看不上我?”

    眼见云海还没反应,方糖的心时产生了一种无力感。她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魅力。

    脑中回想着以前电视、电影中那些场面,包括宿舍姐妹挤在一起面红耳赤看a片的经历。

    羞极的方糖思来想去。总算找到了一个不算太轻佻过分的动作。

    轻轻低下头,任由自己的酥胸压在云海肩头,少女微侧着脑袋,掘起杏脯似的红唇,轻轻在云海耳朵上吹了吹。

    她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在刚才叔叔让自己在海边洗完澡后,第一时间找到牙刷,挤出了极其珍贵的水源。一连让自己刷了六次牙。

    而且光是口香糖,就嚼了整整一包。

    现在闻到自己喷出的气息,方糖都觉清香怡人,甜滋滋的。

    这一吹,彻底点燃了炸药包。

    云海头也不回,一把就将少女从身后提了过来。

    “啊!”

    纵然是准备了半晌,云海这一动,方糖仍旧是吓了一跳,不禁低呼一声。

    看着少女羞红的脸庞,看着她粉色的脖颈。包括那一对饱满的酥胸,鼻间尽是说不尽的幽香。

    一股邪火从下腹直冲脑门,云海再也压抑不住心头那一团火。指尖一划就将少女裙衫划破。

    右手顺着裂隙探了进去,也不知道她在末世是怎么做到的,那肌肤滑得就跟缎子一样。

    抓住那饱满震颤的玉兔时,云海的嘴唇已经附在了她的红唇上。

    “嘶……”

    明显感觉到了主宰暴戾的冲动,隐藏在四周的异形露出了森然可怖的身形。

    “退开!”

    接到了不容质疑的精神命令,那些异形又悄悄地潜走了。

    简单的头脑中,它们无法分辨发生了什么。

    衣帛的撕裂声,难道是为了接下来的血肉破碎声开启了前奏?

    唇齿交接的吮吸声?是在提早品尝味道么?

    少女那一声痛吟又是什么鬼?主宰明明没有攻击她好不好!

    或许也不尽然,主宰看上去没有在攻击。只是为什么趴在她光溜溜的身上,不停地冲刺呢?

    对了。这个姿势仿佛在哪里见过!

    想起来了,刚才在捕猎时。地底下那些肮脏的变异凶鼠,其中有一些好像也是差不多的姿势,包括那连续不断地冲击。

    主宰这是在干什么?通过这种交合方式准备要繁衍专属于他的后代么?

    怎么会是这白溜溜、娇滴滴的小女人,主宰也太心急了吧。

    等怪女人回来,她才是最优秀的繁衍对象。

    主宰和她交合,才会产下最优秀最强的后代。

    怪女人,便是云月,异形都是这么定义她的——不是寄生族、不是异形、不是人类,或者三样都是。

    简单的头脑中有些想不明白,不过从来不会质疑主宰的任何命令,或者意念,它们还是一边想一边离开了。

    一会儿功夫,街边木椅的嘎吱声仍在继续。

    良久,少女开始娇喘起来。

    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了,少女动听的娇吟声变成了求饶。

    直到西边夕阳最终被地平线一把拉进怀中,覆在体下狠狠蹂躏之时,伴随着一阵液体喷射的声音,一切终于结束了。

    稀泥一样软软地瘫在凉椅上,胸前一对明显有些淤青的白鸽上,粘液正在从羊脂白玉似的肌肤上滑落。

    神情从最初的痛苦,再到后来掩饰不住欢悦的娇吟,再到最后承受不住冲撞的疲惫。

    粉嫩的脸上,源于*的红晕还未褪尽,不知几次踏上了高峰,娇嫩的花蕊承受不住狂暴的冲撞,方糖只觉自己快死了。

    一只信使跑了过来,远远地就将一捆事物放下,随后转身离去。

    穿好衣服,云海走过去将那一捆事物提了过来,只看了一眼便莘。

    他不知道那刚刚接收到他精神命令的凶鼠异形,它是怎么办到的。

    不知它从哪个卖场仓库找来的这一沓新衣服,全是女装不说,而且还是很适合这个季节的夏装。

    打开尼龙捆扎的尼龙草,从里面拿出一条粉色裙子及黑色披肩,云海走向了方糖。

    看到云海过来,下意识伸出双臂环住胸膛,这才感觉胸前一边湿滑,方糖羞极的同时,心中却微微有些失望。

    种子没有播进地里,而是散在了根本不会扎根的玉石上。

    掩住胸口,唐糖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太*了,竭力想将双腿夹起来,却只觉下半身一阵酥软,哪里还有半分力气。(未完待续)

《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195章 冲动的主宰》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6/6746/2592725.html